哭了

题目来自耳边的歌词。

最近很忙,晕头转向。像是快开的水,表面平静,分子世界里确实狼烟四起,枪炮齐鸣。

春天的气息,吞吐在广玉兰的绽放上。一夜之间,行道树变了颜色,柔嫩的绿悄然来到枝头,在起风的时刻,如恋人般,亲吻,相拥。

如此明媚,才惶觉,悲伤可以浸染阳光,使春日变得暖和却忧愁。

人们说:双鱼座,对爱情,不死不休呢。

可是就算是死去活来,就算食不下咽,就算变相自虐,就算发狠不祝幸福,那又怎样?

幸福的人终究还在甜蜜,自伤的人没出息地自怨自艾,大抵如此。

大抵。

只有在深夜,心才解脱出应该与否,抑制不住地,一遍一遍地,诉说着喜欢。

你试没试过一种疼痛,一把7寸的刀,割开心房,让伤口正对斑驳凹凸的墙面,石子嶙峋,用手挤压上去,一路摩擦着前行。

幸好

人只要不把自己逼死,总有方法跳脱。

how much i love you, how desperately i beg to forget you.

终有一日,喜乐春光,暖我心房。

 

共有 2 条评论

砚宝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