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生活杂谈

生活杂感

做一个俗人

一直以来我都自诩绝非颜狗,对明星不感冒,因为我知道普通人没有几个谈得上好看的。而真正好看的人,向来容颜易改。以色事人者,色衰而爱驰。感谢《山河令》的温客行这个角色,以及龚俊的演绎。我才认清了:没错,我是颜狗,喜欢好看的人。

Read More.

2021樱花季

昨夜新雨,今早起来一看,今年的樱花季似乎已经落下了帷幕。单瓣樱花落完,重瓣自然会随之开放,但远不会再有“樱花季”的声势。谨以此文记录一下今年的樱花季。

3月25日

一场雨,一簇簇樱花尽数悄然绽放。雨水深重,压低了淡粉深红,晶莹的水珠挂在花瓣上,我见犹怜。

Read More.

电子烟或迎来新规

去年春天,男朋友跟我说一个学长邀请他回国去深圳做研发。他的学长是悦刻relex电子烟三个创始人之一。研发是指烟油雾化过程两相转变的一些模拟。他非常心动,因为他一直都不想做打工人,对于开公司非常有兴趣。

Read More.

买了一把新弓

(图为国际乐器社,背影是我的老师。)

因为可能要离开日本了,所以准备在有熟人的方便的地方买一把好点的弓带走。 Read More.

故地重游

上周五回了一趟阪大附近,主要是去原来的牙医。因为过去一趟不容易,就又回博士时期的实验室拿样品,还去小提琴老师家上课。晚上约了原实验室泰国朋友在她家吃饭。说实话,毕业之后不止一次梦到回到原来住的地方,因为那边生活便利环境又好,和我现在生活朴素的乡下形成了鲜明对比,忍不住怀念。 Read More.

从”丁真和小镇做题家“说起

最近丁真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今天更是出了一篇奇文,讨论“小镇做题家”为什么对丁真口诛笔伐。由此,一翻评论区唇枪舌战之后,打工人和资本家的话题又被搬了出来。打工人,资本家,内卷……这些看似时髦,实则旧瓶换新酒的词,引领新一波波舆论的狂欢。 Read More.

新家

今天是十二月的第一天,今年的最后一个月的第一天。2020年过的很没有实感。关于2020的初印象是我辗转乘坐飞机,小屏幕里面用各种语言播报“你好2020”,画面里是各国迎接新年的人群和烟花。那时,我还沉浸在对新年更美好生活的愿景之中,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2020。 Read More.

立山黑部

routemap

十月毕业以后 计划利用空当的一个月出去玩一票大的,本来打算去九州。但是因为九州的想去的景点都非常分散,正好朋友在旅行社看到册子介绍一个叫做“立山黑部”的地方,号称日本的阿尔卑斯。我的朋友 想去看雪山,我说这才秋天,哪来的雪山,去看红叶还差不多(然后其实真的有雪山)。春天开山的时候可以看到大雪谷的雪墙,时间不对,有些遗憾。不论如何,抱着看红叶的打算出发了。 Read More.

药师寺与唐招提寺

搬到奈良以后发现周围的寺庙特别多,起了探访之心。而在众多寺庙中最为显眼的就是药师寺与唐招提寺。这两座寺庙正在电车的沿线,并且紧邻。甚至在电车上,远远就可以看到药师寺成片的恢弘的古建筑。所以十月二十日,我去拜访了这两个寺庙。 Read More.

1 2 3 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