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生活杂谈

生活杂感

浅吟,低唱

“我依然爱你,通过其他人,其他爱情。”

看到这一句时,有一种小小的碎裂感从心房传来。这是一篇小说,是讲述的GL爱情,文末,留下的仅是这样一句令人愁肠百结的结局。

我想到了许多的碎片,那些生活的画面,突然觉得,悲伤的如同这一句最后的宣言一样,都是同一类—-浅吟、低唱。

我想起站在街口等人,看着人潮涌动,一拨,一拨,冲刷过去,却依然等不到等待的人。然后,天一点点暗下去,心就被人潮扑湿了,一点点冰冷起来。

我想起很多认识的人变成我不再认识的人。依然是见面点头,开开玩笑,却也依旧是找不到曾经的感觉。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假客套、生离,硬生生地逼出我的忧伤。于是就忆起了那些烂熟于心的恶俗桥段:你还是你,我还是我,而我们,已不再是我们。

我想起了我是怎样满心期待的站在一个又一个起点前,而又是怎样等待着,等待着,再继续等待着,最后,等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结局,支离破碎,期待不再。

Read More.

一年

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一年的一年的南风把一年的月光酿成美酒。 一年的芳草染绿了一年的马蹄声。 ————题记

一年之前,我们以茶代酒,把盏言欢。就这样,说好了,分别,然后,闯江湖。 站在春风拂面的路口,我说:“放心吧,我永远不会忘了······”你却止住我,郑重的说:“放在心里吧,有些诺言就像愿望,说了,就不灵了。” 你只有四个字的临别赠言:“江湖险恶。” 我不看武侠,也懂这四字赠言背后深重的情谊。

一年, 倏忽而过。 Read More.

1 20 21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