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冷酷仙境

朋友的文章

生日

今天是母校120周年的生日,行文之前还是献上这与文无关的祝福。
人人总是被这场生日宴所刷屏,但是其中人们情绪千差万别,找寻的东西也如参商。
但总之,是热闹的。
闹腾腾的喜气像是中国人的初愿,烟雾缭绕之下,盛世欢歌。
但笔者偏偏是个喜欢冷清的人,清冷冷的心境,微凉所以不头脑发昏。
弃捐末复道所谓枯荣,为了那真真实实的3年,还是遥寄挂念。

Read More.

12点后的伏案

刚在人人上看到了一句话,很难得的,缝隙间挤出的光亮覆上心底幽暗青苔,又有了转发按鼠标的愿望。我还以为,不会再在人人上透露只言片语了呢。谁都有自以为是的时候,不是。

新月姑娘问我,搞学术的为什么都睡得那么晚,难道只有到晚上才有灵感?不是,姑娘,搞学术不靠灵感,靠的是碌碌无为的白天引发的愧疚心。 Read More.

好大学与好青年

不多说什么,我回来了。时间的横轴,远的可以说是从上学期的减肥与熬夜的非常状态;近的可以说是千里之外的西北。心态的纵轴,或许从一种焦躁与尖锐中重又降落在平缓的心绪上。就像一场concert,从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转至第六。命运的敲门声渐弱,田园牧歌悠悠扬扬。

一个好大学意味着什么?当我的父母善意提醒,才惊觉我的心态从高考结果揭晓到现在,逐渐失衡,失去了朴质的闪光,变成了金属外壳的尖锐。的确,一个好大学太重要了,好像多年的奔波与期盼尘埃落定,换一个翻牌的答案。现实的社会条件,也让大学成了一个分水岭,硬生生把一个个梦想分成了高贵低贱。

我应该坦白承认,这一年,现在大学的名字一直捆绑着我,我忘不掉。甚至我说一句话,做一件事,都得贴上它的标签,它给你荣耀,给你压力。这两种高频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像是美国五大湖上的龙卷风,将你抛至云霄,晕眩头脑,看不见田野森林。

我也应该对我的朋友心怀歉意,虽然其中有些这种情节比我更甚。朋友贵在平等,若是心中怀有高下,便是亲近的参照物,不是朋友。

不是忘记大学的名声,只是不要把它当作高人一等的凭证。不是因为你考了个好大学,所以你优秀。而是你是一个好大学的学生,你应该表现得优秀。

一个好青年,要有梦想。能实现梦想的人必然能清楚梦想之于别人的重量,而不会轻视。

一点点自我检讨,望与君共勉。

起点

兜兜转转,机缘巧合,鬼使神差,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是什么时候终于双手合十,展开,叩拜于堂前,“哐当”一声,心碎所以通透。我佛莞尔,天地无言。

  Read More.

深夜跑圈人

答应朋友在这小天地开垦文字,却因为各种烦心事,搁浅很多天,实在是惭愧。

我一直和朋友说10点50还在跑操场的人,一定是郁闷的人。

逻辑简单易推导。

淋浴间11点停水,谁大夜里跑步,还冒着一身汗没澡洗,一定郁闷至极。
Read More.

终篇(shit diary)

本来是想写得长点的,后来渐渐想通了一些事。改变了这篇的初衷。

写这个系列,一来解闷,二来自嘲,三来觉得这种心态在自己身上留下了印记。

后来看十宗罪,发现这个词我不认同的一面。

本来仁者见仁,但如果把它写出来,自然少些戏谑为好。
Read More.

哭了

题目来自耳边的歌词。

最近很忙,晕头转向。像是快开的水,表面平静,分子世界里确实狼烟四起,枪炮齐鸣。

春天的气息,吞吐在广玉兰的绽放上。一夜之间,行道树变了颜色,柔嫩的绿悄然来到枝头,在起风的时刻,如恋人般,亲吻,相拥。

如此明媚,才惶觉,悲伤可以浸染阳光,使春日变得暖和却忧愁。
Read More.

清明——祭南康

在清明,终于看完南康的《等你到35岁》和《浮生六记》。

想着他一跃入湘江时,是怎样的心情。

那样的凄绝哀厉,是不是在15天的漂浮里,尘埃落定,为墓碑上一世的伤心。

Read More.

Don’t cry

有的人,爱情会是一切。

而总有些人,会看透人生层层迷雾,在疼痛中学会欢歌,在苦涩中漾开第一口茶的了悟。

还有12分钟,本就没电了。

本来应该急躁着想写什么,可是突然不急不缓。

键盘敲击声,像扪心的问,有理有据。
Read More.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