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药

因为在国内的时候抗生素用的太多,我已经产生了抗药性。在日本有过好几次很严重的感冒,吃西药已经不太管用了。后来幸好学校附近有个诊所,医生是一个老爷爷,主要用汉方。日本的汉方就是中药,中药治好了我很多次。所以我逐渐开始信赖中医了。

这个月我和男朋友都得了很严重的感冒。离开阪大之前新冠刚开始流行,我去诊所求过一次处方药,请医生为我开了平时常用的药。都带来了,虽然我生病的时候吃什么都清楚,但是男朋友也病了,他平时生病不吃药。一开始只让他用甘草桔梗粉末漱喉咙,效果不太好。我看他病得实在厉害,嗓子说不出话,不省人事,看来必须用药了。

只知道自己吃什么的情况下,又不是医生,真的很难开药。好在我手上药多,全部仔细查了,感觉应该吃麻黄附子细辛汤。当真一副下去他就能说话了,症状也缓解了许多。我自己主要症状是鼻塞,所以吃的荆芥连翘汤。总之过了一周两人都好了。

这次生病我开始深深认识到自己必须学点中医,关键是什么情况下吃什么药,因为这些药都出自《伤寒论》,我就开始看伤寒论。还有因为药不够了,我又从日本乐天上买了很多药过来。

一周到的,走的EMS,店家还送了许多赠品小样。

清单如下:荊芥連翹湯,麻黄附子細辛湯,川芎茶調散,竹茹温胆湯,小半夏加茯苓湯,桂枝加术附湯,葛根湯加川芎辛,清肺湯,桔梗石膏,甘草桔梗,黄連湯,小柴胡湯

黄连汤和小柴胡汤是我考虑以后私加备用,医生并没有给我开过。这些药主要是汉方大公司ツムラ(TSUMURA)出品。这个公司做处方有一百多个方子,其中大部分都有对应的非处方版本。我原先吃的是处方,现在买的是 非处方。药品的包装上还很细致了标注了使用对应的症状说明。

心血来潮去搜了中国是否有这些药,发现中国根本没有卖。在中国,方剂只有医院医师可以开,个人能买到的都是零散的一味一味的药材。私自制方,哪怕是按照古书做药,也是违法犯罪。

不禁感到有些悲哀,中医源于中国,国人却大多以为其是骗术,如今中医声名狼藉,势微。其实并非骗术,只是没有名医好药。《伤寒论》一百多个方子,药效立竿见影,中国这么好的古方,却让日本的公司申请了专利,在日本做到家喻户晓。

我在B站看郝万山讲《伤寒论》,虽然其中不乏很多古怪的,科学不认同的观点,但是其理念的先进颠覆我一直来对于疾病的看法。西医总将感冒这样的东西归为外因,比如细菌,比如病毒。然而哪怕稍微动一动脑子也能知道,每个人个体不一样,同样的东西作用在不同的人身上也未必有相同症状。虽然广谱抗生素治好了 大多数人,可是那并不精细。我头疼,鼻子堵了,或者是咳嗽,难受的时候只能吃抗生素扛着,静静等待身体与病菌抗争结束,感冒能过去。自从遇到中药,我才知道还有跟医生说鼻子不通,一吃药就通了、就舒服了的好事。

只盼拿出上班做研究的十分之一的精力,稍微学一点中医,相信省下的钱也比赚到的多。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对不了解的事物给一个机会,保持尊重,不要人云亦云,也不要同我以前一样没来由的做了井蛙。

共有 23 条评论

  1. 上个月头晕脑胀的,去湖北中医院开了一些中药,最开始想着也是以前那种需要自己熬的,等医生开完药方之后我说我在这里熬,学校里没有熬中药的地方,然后医生跟我说给我开的冲剂,可以直接冲着水喝。
    拿到手之后上面袋子上统一标注的中药配方颗粒,感觉这可能也是我国中药发展的一大进步吧,毕竟以前真的没有接触过

    来自湖北
  2. 中医太玄幻了根本解释不清楚,比如有的药需要下完了霜才能采摘,但是西医研究的话下霜前和下霜后植物的成分变化不大,蝉蜕应该没有安眠药的成份,但是可以治疗小儿夜啼,听人家说不是要的成份而是取象,因为蝉天黑后就不叫了,所以中医太玄幻了。。 :roll:

    来自山东

大致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