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张先生

张先生,我想告诉你:我们别再联系了吧!
你总是说我:“为什么我不打电话给你,你就从来舍不得找我呢?”

我说我怕打扰你,我怕你会烦。也许,我还有一点自以为是的小矜持,总之,我们之间最近最默契的莫过于,你不闻不问,我装聋作哑。
也许是因为你的埋怨吧,我终于放下了矜持,发了个微信给你(不好意思,我胆小得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联系你了。)然而它却告诉我:××设置了身份验证,您还不是他的好友……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失落,然后又告诉自己“算了吧,柳瑜,其实是你自己不好,别把自己当回事啊!”
我们是好朋友,至少我曾经是这么认为的,可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记得吗?那年夏天,我刚刚从那个叫盐的城里探亲回家,一个人坐在车站里面等着车站的人叫号,检票。在为了打发无聊时间的时候,你用企鹅搜到了我。
我很抱歉我当时的粗鲁与无理,因为我觉得用企鹅随便搜一个人就加好友的人,不是人渣就是流氓。
你却不依不饶的叫我回头看我候车座位的后面。——原来,你就在我背面。
人生若只如初见。也许正是这偶然的相见,蓦然的回首,却注定了我们相遇然后匆匆错过。
同去台城。一路上便多了你这个旅伴。女人是很奇怪的东西,在她孤单的时候,是最容易接近的时候。
你瞧,你和我说着一样的标准台城普通话,你和我一样来自那个叫龙岗的小城镇,后来才知道你居然已经靠近30了,而且曾经与我父亲合作过。然后,我就莫名的对你很依赖。
也许我该庆幸你不是坏人,没有骗我把我卖掉。不然,想我当初那么容易的信了你,我的处境真是难以预料呢!
可是我又多么希望你是个混帐骗子啊!也许那样子,我就可以坦然的面对你的疏远。而且还可以有着最后一点面子说“我是有眼无珠看错了你个骗子 。”张先生,你看,我到现在还在想着面子,是不是特别可笑?
那次回到家后,我还问起父亲关于你的消息。他说你是很好的人物。只是时运实在不济。
他说起了你的宏图壮志,说起了你的怀才不遇,说起了你那因为家人反对告吹的婚姻……
我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只是觉得那一天你是在我心底里留下了种子的。只是我也不知道它能不能发芽,发芽了又会不会开花。
假期结束刚刚返校,你就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安全到达。我想,张先生,你是不是也有一点喜欢我呢?也许我不该这样想。可是为什么你会打电话给我?
你偶尔的关心让我如获至宝。虽然谈话内容大多无关痛痒,无非是天冷了,加衣服、你瘦了,多吃点之类的话语。其实你不知道,我胖了。可是我每次接到电话都很开心,屁颠屁颠的跑去做你叮嘱的事情。
知道你喜欢喝茶,我便翻出家里那本《茶经》,然后找出老爷子的那套茶具,泡了按图索骥找来的茶叶,然后特别矫情的拍了照,传了空间,发了微博,传了msn,我想尽办法旁敲侧击告诉你,我和你一样,喜欢茶,我们是一路人。
很高兴终于你看见了,然后喊我爸爸和我一起喝茶。也许你不是看见了我发的图片然后才想起了喊我喝茶吧?你们泡的茶真浓呀,涩得我难以入喉,偏偏还要强颜欢笑的喝下去。我是不是很虚伪啊?
也许这就是贱吧。你瞧,我明明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这样的没有了骨骼脾气。
张先生,我很谢谢你的招待,铁观音很香,就像你的味道。原谅我这样冒犯。
我并不知道您的味道如何,只是,感觉您的风格就像铁观音那样,馥郁醇厚,淡雅悠长,然而我却是喝奶茶的小女孩,喜欢那种横冲直撞的甜腻。对您:也许我只能仰望,不能前往。
那次从你家回来,你送了我爸爸一盒安溪的铁观音。爸爸把它当小玩意随手给了我,我就如获至宝把它藏着:一共八小袋,除了老爸尝鲜,还有同学贪嘴各取一包,剩下来的六包,我都放在我的梳妆盒里;和我那块护身符放在一起。因为,那是你给的。
像所有角落里的暗恋一样,我偷偷搜集关于你的一切:我暗嚓嚓的翻你留言,看你回复,拼命想找一些关于你的身边人的一些许的蛛丝马迹。
然而君子如白璧,身上向来无瑕。有的过去,只是关于过去的只言片语。然后,便是干干净净。
我在想,如果我大一点,也许我可以和你一起把这些现在的空白一点点一起填满。然而,然而……
记得那天你打电话告诉我第二天降温了,要我多穿衣服的时候。我正因为被我同学表白而羞恼异常。我一边接着你的电话,一边还要和那个傻瓜辩白拒绝。
也许你听见了我们的争吵,我再想找你的时候,电话里早就没有了声音。
你发短信来告诉我:“孩子,什么年纪就干什么事情吧!你那么小,该爱就爱吧!”
我打电话回去,那边却总是说“您拨打的用户忙,请您稍后再拨。”
你为什么不理我?你是不是也在吃醋?我想问你,可是我打完上面那句话之后,怎么也按不了发送键。
倒是你,过了不久发信息来:“柳瑜,你太小了。什么年纪干什么事吧!也许你该试着接受那个男孩。”
我突然受了羞辱似的,也许因为觉得你故意忽略了我,也许因为你不了解我,急火攻心,心顿时一阵绞痛。
却还是故作平静的打下“我不敢接受,因为我没办法保证我可以长期持有。有时候,我宁愿远远看着,而不是得而复失。也许,我就是这样的人吧,害怕失去了会疼,所以一开始就不要。”然后,发送。
之后,便是沉默。也许,我那句话也戳痛了你对不对?我在说我自己,可是我又何尝不是在说你呢?
张先生,再接到你的消息的时候,我已经快要实习了。
你说,你现在的工作单位正好少个文秘,于是你便向老板推荐了我。
我们终于在兜兜转转之后又聚在了一起。
可以一起吃工作餐,一起上下班。可是我们之间,始终陌生而友好。犹如,隔着看不见的屏障。
而那个当年表白的傻瓜,依旧在坚守着,一如既往。
有时候,我在想,那个傻瓜这样为了我这朵无果的狗尾草坚持,是有多傻啊?可是想想我自己,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在日复一日的干着傻事呢?
至少他比我勇敢,至少我知道他喜欢我,而我却无法知晓张先生你到底喜不喜欢我。我甚至连问的勇气都没有。
在上大学之前,我想我将来要好好工作,先立业,后成家;然而遇见你之后便对回归家庭充满了渴望,我甚至把想要在毕业那天把毕业礼和婚礼一起办了的想法写在我博客的首页上。
如今,距毕业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我,还能在毕业的时候结婚吗?
张先生,就在我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那个等我三年的傻瓜告诉我“柳瑜,这次是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决定了,我们就在毕业礼那天结婚。如果你不答应,那我也该离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虚荣心作祟,就在他说他要离开的时候,我发现我有点舍不得了。也许是依赖,也许是爱。
张先生,我有决定了。今天我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你,我曾经很爱很爱你。
然而你的沉默却将我的所有对你的爱情耗尽。我把我最好的时间交给了等待,你也不能给我一个确定的将来。所以,张先生,我只有祝福你了。也许你给不了我要的爱情,那么请让我有尊严的离开。
三个月之后,是我的毕业典礼,我爸妈都会过来,你要不要作为女方亲友出席呢?我希望,我的将来可以伴着你的祝福前进。
晚安。
柳瑜敬上

后记:
柳丫头,看见你的来信,我只想说,丫头,我也曾经很爱很爱你,现在,我只能祝你幸福。

共有 1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