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游人缓缓归》07

九月十五日。周三。

1、好爷在极力地要求大家只要通过初试的都去南京考复试。
我默默地憋屈着桑心着窝火着绝望着……
全班大约我估摸着就那么五六个人没有过,所以我相当的不爽……
其实吧,竞赛是我高三不爽的最主要原因,说句诛心的话,看着一个两个真正考试啥都考不过自己的家伙,结果风风光光的拿了一个两个省的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然后自主招生哗哗哗的的到处投递,爽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但绝大多数人还是很受用的……
然后好爷还在极力劝说,不要在乎那300元。
好爷说,以后你们回来看我一次都不止300元……
当时是默默的抽风状态中,所以没感觉。
现在想想泪流满面啊……

九月十六日。周四。

1、英语课。
宪中叫美爷上去写任务型阅读的答案。
美爷写写写,到了最后一个“benefit”.
然后卡壳了……
美爷很犹豫……
宪中说,动词。
美爷默默地加上了“t”。
宪中说,名词。
美爷默默地擦掉了“t”。
宪中说,动词名词是一样的……

2、数学课。
周黑鸭问,基本初等函数有哪些啊?
昌爷说,一二反幂指对高。
我反正是在下面默默的抽搐了……
周黑鸭接着问,还有么?
点了八爷。
八爷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犹犹豫豫的张口了,奇偶函数……

3、上天证明,周黑鸭亡我之心不死。
他还问。
问曰,二次函数的图象是什么形状的?
一位壮士起立良久不语,龃龉难言。
周黑鸭良心发现,说,一切皆有可能……
我又一次生不如死了……

4、事实告诉我们。
比听冷笑话更痛苦的事是什么?
是听你不喜欢的人讲冷笑话,然后看周围人都笑了,你还得跟着抽抽嘴角。

作者有话要说:我还是存稿。拜拜( ^_^ )/~~

共有 2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