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万水,心动如初

我见过灵魂的伴侣

抚摸过孤独的身体

尝过最奢侈的爱

才会至死等待

郑钧《温暖》里这样唱,干净又带有沧桑的音色。

原以为从故乡走来,就是走进那千山万水,在那红尘劳顿中寻求安放。

不得而心有戚戚;失去而满怀悲苦。

或在一洗一疏里将生命绕进摆钟,或是说是追求一种色彩,实则是那孤独的西西弗斯。

不论哪种,总是明白了,人生短短几个秋,不如意者十之七八。

难以道明,但就是那回事嘛。

原以为再难有惊涛骇浪,你却只舟行进我的午后黄昏。

只怕短暂的期遇,已在背包里装下一份惦念,供以解读,徜徉在山水间的清玄里。

 

最缤纷的花园的花园游历过,但求动心。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