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跑圈人

答应朋友在这小天地开垦文字,却因为各种烦心事,搁浅很多天,实在是惭愧。

我一直和朋友说10点50还在跑操场的人,一定是郁闷的人。

逻辑简单易推导。

淋浴间11点停水,谁大夜里跑步,还冒着一身汗没澡洗,一定郁闷至极。

笔者很多天都加入了那上空愁云满布的小群体中。

后半夜在操场跑步,不能说别有情致,顶顶称得上远离喧嚣了。

操场上只有缱绻着情动的情侣,宿舍楼的灯光零星,路灯忽明忽灭,还有半夜干活的人叫的麦当劳外卖送来。这就是夜了吧,不同于白日,那些琐碎变得致命,那些愁绪点点被放大,嗜啮着人心,一个翻身即一次吞咽。

人和人是不同的,夜里的梦亦不同。

课上老师说:中国社会在溃败,在于坏的能被强词为好。

追逐自己想要的本无罪。这是万能辩护。

深夜跑圈人如何守住自己那琐碎而天真的理想。

在寂寞的翻滚中有了超拔于物质的顿悟?

在11点之后,在操场上或狂奔,或慢跑,或疾走,或戴着耳机放歌的人。

或许不是能混学生会,社团的人,或许不是会研究辅导员脾性的人,或许也不是能安心学习的人,但是我存在一个校园,就算跟风云人物八竿子打不到一块,也会有个理想,有个想念的人。

不会被任何人称颂的小小理想与卑微暗恋,就在喧嚣横扫白日之后,找了个寂静的时辰,一遍遍写于纸上,寄于心间,在奔跑里,一圈圈,得以明证。

共有 1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