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二 shit diary

要是多么愚蠢才会相信她是对你笑的?

一如顽强地信任房地产调控政策,能让你有生之年,得小屋一所。

难道是把她的笑分解,总有一方向是朝向你。除非正对侧脸,哀伤的曲线。

这样想着,竟然发现她张望的角度与你竟是锐角的,有希望,是不是。

呵呵。

呵呵。

女神是端庄是意淫出来的。

她会在床上扭着水蛇小腰,从“不要”到“快点”,只是放一支脑白金而已。

一如畅销书架上彩色封面上的顶顶人物,说着“你也可以”,实则说着“只有像我这种人,才可以“。

欲望的正当性在日夜抽离,脚下土地陷落,躲避不及。

贱非我本意,只是无人为欲望正名。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