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

即将回来的时候,看见列车,心都要跳出来。
现在要走的时候,看见列车,什么都想吐出来。
可以一整天窝在房里玩电脑,但是我知道爸妈就在隔壁,感觉很平静。窗外大妈的交谈声,我听得懂的方言,干扰我的思绪,却暗自为此欣喜。一遍遍的出去社交,吃饭、唱歌,即使他们变成我不认识的人,我也乐于为此疲于奔命。
但是要走了,列车那样驶过,就要站在另一片土地上。
也曾经看着动车组那样过去,那时以为自己明年会在南京。现今,莫说是南京,连乘坐的都不是动车组。在时间轴的右侧回望左侧,原来只是两辆方向不一的列车而已。
那么渴望过离开。晚自习的时候,向外面眺望,漆黑的夜幕下,我这样写道:“唯余车窗的亮光,就像一串省略号过去了。”这么说的心情,就是期待着省略号里面有更多精彩的内容,至少比一遍遍复习更精彩的内容。这内容确实精彩,今日所体味实则五味陈杂,难以言明的“精彩”。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共有 1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