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三唱

绣球花

这两天又读了一遍《魔道》

反反复复看,还是喜欢魏无羡这样的人吧,正是因为自己成为不了,就更加向往了。

初夏气温有点闷,每日到了实验室总是一头闷进去赶紧开空调。只有中午和晚上吃饭的时候,能看到天空,脚下也是真的土地。一出C4,遥遥的后山就猫在右手边,有凤尾竹,郁郁葱葱,纵使晦涩的天光也隔不断隐隐的生机。无数次这样远眺,却从来没走近过。抬头看天,甚至有点刺眼。近处的叶子和花,都散发着电脑不具备的高清,即使贴着看,像素还是很高。

前些日子,找过一个朋友。发现竟然无话可说了,大约是分开的太久,也是不一样的专业,说着说着,他说的我不懂,我说的他也不懂。原来时间真的能把人雕刻成另外的样子,于无声处,刀锋尖刻,却毫无痛感,直至觉察时,也不过是一声了然的哂笑:是呢,确实如此。便再也多不出一丝感触,一点声音。

“浪”子,是“流浪”的浪,还是“浪荡”的浪。

若是前者,我勉强还算得上是个浪子。若想成为后者,此生无望了吧。

共有 12 条评论

  1. 喏,我呢,连和好朋友戛然而止停止联系的情况都发生过,可能是活得太累,有时候真不知道说什么了。写到这儿,突然又感觉到累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