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

我嗅着手指尖浓郁的洗手液的味道,可是怎么也觉得能够暗暗闻到后期飘荡在鼻息的一种甲醇的特别气味。

最近在实验室做实验。

学姐用甲醇洗了一下注射器,然后直接伸手下去拿了。我惊讶:学姐,这是甲醇啊!学姐淡淡一笑:“这个实验室里最没有毒的就是甲醇了….”

学姐用0.1mol/L的盐酸洗了针头,然后就伸手下去拿了。我惊讶:学姐你不戴手套么?学姐安抚我说:“没事的,浓度很低。”

我碰了一下桌面,手上有种臭味。我问:学姐,这什么味道?她一把拉过我去洗手:“快洗掉,是吡啶,幸好你不是男的,不然要绝精的。”

……

实验室空调26度,开着除湿机,湿度50%,门窗紧闭,窗帘因为药品需要避光而紧紧拉住,分不清白天黑夜。两个研究生们在玩电脑,一个则在用分析天平称联苯胺。空气中弥漫着联苯胺的味道,看电影的人还在看电影,对剧毒无动于衷。

此时此刻,我想起了我们学院的一个学长:他在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可是之前得了白血病快要死了,所以学院倡议大家给他捐血捐骨髓。

管理学院的学长都是大腹便便带着钞票回学院,我们学员的学长则是躺在病床上等着大家救他的白血病。

这真是个危险的行业,看起来舒适安宁,温度湿度都很合适的工作环境,但怎么看都觉得长期干下去会早死的节奏。

共有 1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