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子

在学校好喜欢吃橙子。以前小的时候倒是挺讨厌的,因为每次吃完橙子都要洗手,宁可吃橘子。

可是现在反而觉得,橙子有的妙处,简单如橘子,是绝对品味不出来的。

每次切橙子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周邦彦的词来: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当然,我不是纤手。

只是这样的句子,于手起刀落,刃尖慢慢压破鲜亮的表皮,然后汁水和着芳香悠悠扩散的时候,会忍不住浮现出来。古人的水果刀,如水的刀,究竟是怎样的呢?还有那个未曾露面的江南女子又是怎样的呢?全句没有颜色,却处处流露出鲜明的色彩,澄净透亮的刀,洁白胜雪的盐,橙黄暖人的橙子,怎么想都是极美的。

最喜欢的还是“破”这个动词,切橙子的时候有一种快感。小时候我爸也是这么说的,“破橙子”。只“破”一字,透着一种新鲜感,但是又不像“杀西瓜”那样,透着恶狠狠的感觉,刀锋的腥味。

橙子的味道就像这首词,虽是艳词,清丽脱俗。

共有 1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