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

 

外公家在上海何家湾货运铁路旁。江湾附近,离五角场也只有不远的行程。铁路旁的工作间就是外公年轻时工作的地方。

远处货轮起重堆叠之处就是吴淞口,近处目光所及的几条铁道上,时时充斥着火车打气的噪音,不起眼的位置显得清静又繁杂。

屋旁是城际铁路的维修点,正门口是轻轨,四楼朝南的小屋阳台外就是静静驻步的红色火车皮。正午的太阳堪堪碎在宽阔的铁皮上,晃眼的好像这年代陈旧、气质温柔的火车也新的张扬又刺眼。

我在这里长大。

 

我真的不太记得这地方了,只记得不时兴但却被外婆收拾的整洁考究的硬板大床。有了年头的老房子,四处都透露着年纪颇高的沧桑意味。窄窄的厨房过道之间挂着齐整的毛茸茸的擦手巾,渐渐低下来的角度和叠的整齐的边角赏心悦目。

我们趁着阳光正好,在不高的楼层上看饱满阳光里穿行的列车,好像那种干净的感觉伸手就能握在手心里。每次外公外婆回上海来住,气色精神就会好很多。没有在我们身边的伤神烦劳,他们自己的生活这样轻松。

这种生活是能抓住的。是能牢牢握着,互相守着,天天都能好好坐下来面对着,由生到死的缠绵。

要到什么时候开始,互相托付的人们才能不怕生活。

 

我在屋里和外公一起看我还不存在时的老照片,爸爸在阳台上喊说火车来了,快来看。

我手忙脚乱地冲出去,看进站的铁皮货车慢慢踱着步子从眼前停下。

我大概真的挺幸福的,我爱抱着妈妈,我爱亦步亦趋地跟着我爸爸。我留在他们身边上学,我长不大。

我其实不想有那么多情绪,不想有那么多极度感性。可我就是这么一个极度感性又极度理性的混合体。我是个一直长不大的小孩。

 

 

总是在临走前拍了相片,就留下证据再无法毁灭。总是在忘记前变得明显。

 

我想,有那么一天,真的想要有那样的时候。等到一切安定,心底温柔。

我要带着你看看外公外婆,看看铁道旁外公外婆安静生活的小房子,吃一顿饭,聊一会天。我想要了解你心底真正的感受,就算是厌恶耻笑的感受也好。

我要告诉你我也只想要和你拥有这么一间不大的屋子,它可以很陈旧,可以有带着补丁的纱窗,但我们把它收拾的干净整洁,有一个家该有的温柔气味。我们买一点菜,我们牵着手坐轻轨甚至是拎着一篮鸡蛋提着一袋萝卜。

我想年轻幼稚的我们越过梦想的年代,兴致勃勃期待以后安定又琐碎的生活,我想我们谈论着这样的事,声音幸福的,让人心生嫉妒。

我看着你的表情就快成雨季。这是一个疯狂的安排。

有时候人的执着总是遭人退避,可怖的让人退避。

我说永远都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一个人。但实际上我也明白我在逃避全世界最难以面对的自己。

我真的希望吶,你会是我们最痛最珍贵的人间烟火。

我真的希望吶我心里恋慕的触爪能就这么温柔地,联系着一种特别,死死扣住。

共有 12 条评论

    1. 这种花叫啥忘了,反正小时候,这种花的花心抽出来,我们就吃花心里的花蜜~经常一丛花就被小孩们吃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