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2023最后一天

现在是美国中部时间晚上七点,很快2023就要过去了。对于日本来说,新年的第一天早已开始,朋友圈里都在抽おみくじ,参拜神社,享受正月的假期。对于中国来说,这是普通的一个元旦,朋友圈里,他们都在总结今年,展望2024,期待春节。而我刚刚从芝加哥回来,度过了圣诞假期,明天早上就要去见老板讨论工作上的一些事情。

不同国家的一年的结尾有时差,这对于我而言是一种奇异的感觉。我为周围迎接圣诞的氛围而喜气洋洋,心里也同时惦记着年末年始是日本最重要的仪式感,,骨血中又自然而然地觉得春节过后才是新的一年。如此种种,2023与2024的交接,于我而言,分外漫长。

同样漫长的还有这一年。

年初的时候,从纽约州出发途径多伦多香港,隔离在中国上海,等待美国签证。三个月的等待,让我一度以为工作要无了。三月中旬回到纽约州以后,随意做了两个月,工作也确实无了。好在迅速找到了下家,有惊无险。

在离职前回了一趟大阪,怀旧。

再然后就是从纽约州途径加拿大,跨国搬家到密歇根,奔赴新工作。

愉快的工作了几个月以后,老板又宣布带领所有人一起搬去密苏里。于是又是一场开车十小时的搬家,直到圣诞前夕才安顿下来。

这一年也是我进入三十岁的一年。除了经历惊心动魄以外,我还经历了很多美好和新奇的事物。然而它们发生的太快,尤其是后半年,我没有空去记录。

-我拥有了一只手养的太平洋鹦鹉
-和老板来密苏里勘察新实验室和新环境
-经历万难去安娜堡听了Maxim Vengerov的独奏会
-和朋友在Meadow Brook Hall度过了奇幻奢华的圣诞夜
-搬家前两天在医学院参与了老鼠的开颅手术,置入电极大成功
-十小时的搬家途径马克吐温boyhood汉尼拔小镇
-新城市带来的红州新感觉
-芝加哥的夜与old town

我有太多太多感触,没有时间写下来。我也有很多照片,但那不过是照片。在密西西比河畔的宾馆里,我第一次细细地读起了南北战争的维基百科。一如我在维多利亚港前研究起香港的历史一般。见到了,就会问为什么。

从前我总觉得书为我展现了足够辽阔的世界,但是从今年开始,我的态度松动了,因为投入这个世界的时候才会发现真实的世界更加辽阔,并且细节丰富。

一直以来都有一个实事困扰我,就是人活着没有意义。在离开日本的时候,我甚至觉得人活着就是制造垃圾,赚钱越多代表可以制造更多的垃圾。我的精神困扰在今年变好了许多。确实,从最最长远的时间维度上来说,人的存在对于漫长的时间和广阔的宇宙而言,没有意义。但是如果更改观察事件的时间尺度,就可以规避讨论意义:将快乐的时刻放在小小的时间度量上感受;相对的,把痛苦和悲伤放在茫茫宇宙里淡忘。人的存在依然没有意义,但这样可以过得轻松一些。

在最后一天对新的一年许下愿望,我想我不会许家人朋友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感情的美满之类,因为早已其他时刻祝愿过。新年我想祝愿自己,在2024有足够的包容心,无论发生什么都能接受,顺其自然。

 

共有 9 条评论

  1. 我从小也是这么想,人确实在大尺度上没有意义,但是小尺度上每个个体都是为自己和家人活着,所以新年要幸福呀。

    来自江苏
  2. 你居然也30岁了,以前看你博客以为才26/27。我30岁那年最焦虑,无法接受自己已经30岁了,后来奔四的时候反而没有感觉了。按我的理解,30岁是人生的一个分水岭,祝你在往后的每一年里都能开心。

    来自陕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