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

在外面央人办事,总是须得千恩万谢点头哈腰的。

这等规矩我还是懂得的。

比如说,听闻大学城联合厦大搞了一个大学城图书馆的联盟,开通之后也可以去别馆借书。我心里觊觎师大图书馆已久,欣欣然填报的表单,去我校总图书馆咨询台开通。昨日去了一遭,小事,叫我回来改照片。我甚是惶恐,千恩万谢的回来了,至于谢的什么,自己还真不知道。

今儿,又去了。照片是没问题了,人家说了帮我打印下单子。我又是千恩万谢,诚惶诚恐的去还书台的打印机前等着,半天也没出来什么单子。戚戚然挪到咨询台,这位漂亮姐姐说了,你叫那个还书处的看一下打印机。我领了命,又欣欣然去了。

不想还书台的美女在聊天,等了许久,一记白眼:我不会用打印机。这回我再怎么也不能千恩万谢了,只得硬着头皮说:姐姐,你看看还有纸么?人家也不含糊,当真看了打印机一眼,像是蓦然懂得怎么使用打印机了,也附和着说:你去跟踪咨询台的说,我没纸。我只得照旧千恩万谢的走了。

总咨询台那位,听了,莫名其妙。不过也没分辨,翻来覆去只找了两张打印过了的纸说道:你拿过去试一试。这下我更是千恩万谢了,竟对我如此好,一再拜谢,惶惶捧了东西去打印机。

这次有人在还书,等了许久不见动静,便自己翻开条形码,把书举过去,美女姐姐似是没有看见,依旧在说话。我心里想着,看来须得排在还书的人后面说事了。那还书的男生,长得不说高大,也不至于瘦小,约莫也是大三的光景了,在这个纤细可人的姐姐面前,竟唯唯诺诺,半天也不曾说句话来,手上动作是递了又递,面上却怯怯的,不曾有过半分不耐烦。

忽的不知谁的铃声响了,好家伙,一听就知道是iphone。原来是聊天的美女,她急急地接了电话,又说了一会儿,一手微微抬了抬,那男生倒也十分配合,万般狗腿的把书捧上。条形码在红色激光下“哔”了一声。我看倒是件了不得的大事,不然怎的,我们这些学生翻了条形码,却也不敢伸到扫描仪下。这种事,缺了专业人员,一定是完不成的,我心下愈发佩服起正在打电话的姐姐。

见她一挂电话,我连忙递过去两张纸,烦请她帮忙加个纸。她瞥了一眼,面上尽是不耐,可是颇为不易的还是缓了缓语气,好生对我说话:你叫前台那个女的自己来弄,我不会用打印机。

“什么?干什么叫我去,她加纸都不会加么?!”

我原话带到,咨询台的美女怒目而立,三步并作两步踩着高跟鞋走到了五米之外的还书台,可怜我没了指示,也不知道是去还书台,还是去咨询台。这五米的方寸之地我是来来回回走了好几趟,却从未如此自由没人给我下指令过,心下更是惶恐了。

远远听到那姐姐质问“这盒子里面不是有纸么?!”,另一个声则闲闲应道“那我可不知道怎么打不出来了”我一瑟缩,看来今儿又办不成事了。

咨询台的姐姐回来了,怒容满面,对我说话倒也客气:“不用打印了,你拿着卡去别的馆就能用,一样的。”我一听,喜出望外,这一会真的是千恩万谢了,真省了不少事啊。她见我谢的殷勤,面上颜色缓和了些,末了又补了句“如果去了不能用,回来我们图书馆反馈”我听了,喜色去了大半,师大离我们这儿不远,却也不算近,去了若是不能借书,还得回来跪拜一个破打印机,教我如何是好。心里是忧虑,可是场面上的事情还需做全,于是又是一番千恩万谢,总而言之,以一句“实在是麻烦您了”收了尾,出了馆。

一路上想着,说句老实话,图书馆虽是闲职,却也最好弄个绩效考核来,每还一本书提成多少,这样兴许能听到“亲~别用自动借书机了,来,我帮你刷~”想着想着,鸡皮疙瘩起来了。

到了宿舍楼下,坏了,想刷门禁,卡倒没了。方才想起,那位姐姐竟是没把卡还给我。看来下午又要再跑一趟图书馆了。

共有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