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假书

在福建也有三个多月了,其中很多部分无非是和大多数刚刚上大学的同学一样相似的经历,但是自觉的有很多不一样的就是离家两千多公里的无所依托的感觉了。时常看地图,看到上海的时候就觉得离家很近了,是很近很近的意思。期间也有一次回镇江,那是生日的时候,甚至是翘了一天的课回家,穿越福建、江西、浙江、上海,最后回到江苏,上千公里的历程,下了火车只知道是到了镇江(其实是在丹徒新区下面的新火车站镇江南站),听到火车站的警卫用镇江话问我“家(ga)住在哪里(na guai)”,我眼泪就下来了。

南京到镇江20分钟,上海到镇江一个半小时。我想这不是数字的差异,心里有多猖狂、举止有多肆无忌惮,完全取决与这个数字有多小。

不是福州不好,也不是福建不好。只是我心里住了镇江,有一个家在江苏。>这是很微妙的感觉,有时候正是这样的微妙强大到压到内心的一切。我时常怀疑江苏省是不是真的存在,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一个镇江,我所相遇过的人事是不是真实的,因为我怎么就找不到一点熟悉的影子呢?江苏,那是电视上新闻里偶尔提到的一个词吧,我就像置身另一个世界,完全摆脱了之前的十八年。

生病的时候不再有父母,南京上海这两个重要的概念被偷换成广东厦门,怎么的总有一些怪怪的。时常觉得自己回不来了,那是真的回不来了,只有两列直达的火车,面对春运长长的购票队伍,那种绝望是会传染的。很绝望,城市那么大,没有一个认识的人。大学城就像是荒岛,我和里面一样初来乍到的同学相依为命,不同的是他们是福建的,我来自更远的地方,或许如他们所言:我来自北方。

北方这个词被用在我这种人身上,还是头一次呢。我却哑然了,叫我说什么好。

无语自己了,文章打了一半居然合上电脑跑去吐了一通,中午吃的吐得一干二净,还是很难过。。。头疼

继续说,说到回家,坐飞机多好,可是早到一天又怎样?硬座普快69元,飞机上千,还有前往长乐机场、从南京或上海转车的钱,不是出不起这样的钱,可是因为自己的任性跑到那么远的地方,结果每年要多花爸爸妈妈20倍的钱……真的,很羞愧呢。

五点半起床,六点高兴地到达火车票代售点去网上定的票,我前面有六七十号人,排队到九点半,因为学生证没有注册章而不给我票,真的很想哭的说。那种心情,我恨死福州了,我也恨我自己。真的,回江苏就好,上海也可以,都可以。给我一张票,那种心情,第一次懂得。

文艺病,小愤青,一文不值。高考的时候,我这么感觉到了;离家的时候我又一次感觉到了。时间之力不可抗拒,距离可以换算成时间。想赤道移动一点点的纬度就可以换来季节推后许多,只是一个例子。而另一个例子就是,我到福州三个月,回到镇江,恍如隔世。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