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清愿明

愿清愿明

我是在4月1 日的晚上七点半出发离开学校的。

七点半,天色已经完全昏黑了,余下校园路边一排橘黄色的灯,高高的,有时会在我走到她底下时忽然地亮起或熄灭。

我依旧背了那个小学生气的斜挎包和那个已经脏的要死的书包,上学期背到现在我一直没有心性拔冗去洗他。于是我就这么很可笑的一路往东门走。

走到半路,一出租车自后而来,司机大哥热情洋溢地大吼一声:“同学,上来就走!”

我吼回去:“去哪?”

大哥:“地铁站!”

我说:“好!”

然后拉开车门上车。

这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在这个地铁通不到,公交挤不上的校区,你若没有足够的人员和时间,出租是你唯一的选择。当然出租车行业在这里是兴旺发达的,东门外常年停住至少三辆车,喊得话从开学初的“打表的,走啊?”(那个时候学长们说一定要坐打表的),到上学期中“本区的车,同学走吧?”,到现在“地铁站,一人十块钱,立马就走!”(当然他会凑够四个人才走的),而且上学期末非常应景的出现过“高铁站,一人**块钱,立马就走!”

从我们这里到最近的地铁站。坐公交,有一元的,有两元的,有两块五的,有三块的,但重要的是,要挤;坐出租,自己独,打表有发票,一人十七,司机大哥十七,四人拼,不打表没发票,一人十块,司机大哥四十。

这账没法算。

而且司机大哥非常热情,会对你说,慢走当心;而公交车有售票员,他经常会告诉你上不来了等下一班吧。

我一般还是花十块打车的。

司机大哥在载上我之后,又放下了两个人,然后会在两分钟内通过不断大吼“同学,地铁站,上来就走!”拉上了三个人,而且他其实就喊了五声。这是一种怎样的做生意的直觉和难以比肩的效率啊。我这时已经万分佩服他了。

就在这时,司机大哥又华丽丽地亮瞎了我的狗眼。

在开到体育场外边时,他忽然停了车,然后跳下了车!大踏步走到另一辆出租车边,对着那个司机讲:“你怎么就接不上人!?”

“我这括四个人都拉到了!?”

“你看着那种有包的喊!”

一通训之后,又来了一句:“我就是看不得你这个生意做的!!”

随后异常敏捷地跳回车上,发动开走了。

我当时就震惊的,天哪,这真是哥啊!

这跟我这种人的段数差了绝不是一点半点啊,跟人比比我是啥啊!

然后,大哥一路异常欢快并且熟练地超车,闯红灯,避摄像头,庖丁解牛啊解牛!

然后在地铁站下车,一人十块,我给了二十,他就掏出怀里的零钱找我,那不叫一沓,那就一大沓!然后他很诚恳很关心的对我们每个人说:“慢走啊,小心点。”

我当时就不无恶意地想,他确实希望我们小心,他确实是爱我们的,他对我们的感情绝对比舍管阿姨来的要好要深。

我走得慢了一步,听到他停完车后,异常雀跃地奔向在地铁在外的他的兄弟们,地铁站外的场景比之东门外有过之而无不及,总有三四个大哥在地铁电梯前喊:“D大东门,走不走,同学,上来就走,一人十块!”

他一边奔,一边吼:“交~警来咯!”,然后在一帮人的笑骂中,加入他们,开始了新的一轮生意。我其实一点也不想笑的,但还是笑了。

上一次是在东门外,我也笑了。东门外除了常年出租,还有东门小吃,晚上五点起市,不知几点歇市。

上次去东门外餐馆一条街吃完晚饭后回去,准备买点水果带回去。过秤时,那个年轻的老板一边麻利地按着电子秤,一边念叨着:“城管要来了,快点快点。”我当时就笑了。

年轻的老板付钱时少我一毛,他抓起一个橘子就塞给我,这是东门外水果摊的惯用的找一毛两毛三毛的方法,一个毛一个橘子,我其实常常为这一两个橘子而觉得开心,觉得这一天圆满了。

你看你看,城管对交警,小市对司机。其实很有趣。真的。

平心而论,你不可能不喜欢这样的司机大哥和夜市老板,他们对你热情,价格低廉,服务到位,质量优秀,你心底不会下意识的排斥他们。但他们不打表不给发票不遵守交通规则,他们违规,他们离开后地面一片狼藉,他们必须躲避交警和城管,你应该不会认可。但没有他们,你的生活毫不方便,你们其实在共赢,但坑了社会一大把,他们可以不交税,不清洁,但社会不能。也许你会说,这个社会坑我这么多,我对他失望极了,我就要回来这么一点,其实一点也不过分。好吧我没法反驳你,因为我也常常被他坑。就算我常怀期望,对他忠贞,我也不能说你错了,我也常常被他坑。我想我只能说,安慰自己也安慰你,我们要相信,他会变好的。我又想,假使我是司机大哥和老板我绝对也会这么做,当社会不能保证我,我只能自己努力,使尽一切办法让我活得更好,简而言之,赚更多的钱,而我没有立场评论他们的对错,我也是为了生活为了钱在努力。

理智说来,作为一个良民,你不愿跟城管和交警有太多矛盾,更多的时候,你相信他们,你有困难找他们,你下意识里觉得他们是对的。可是在他们以条款规定驱逐了带给你生活上便利的司机大哥和水果摊,你心底不会没有腹诽埋怨,你的生活没有了保证,你怎能不愤起骂人。你会想到社会加诸在你身上一切一切的痛苦与磨难,不公与偏见。我们最终毫无办法,只能指天骂地。但我们其实与城管和交警没有丝毫矛盾。

我思索这个问题。

我甚至想到了市场经济与宏观调控,心理学与巴普洛夫,朗格拉日与柯西……以我浅薄的水平,我甚至觉得,现在这种平衡胶着的状态才是最好的,对所有人都有利,社会坑回来一点我才不会郁闷的默默呕出一两口血或者去爬个长江大桥神马的。

现在清明节,终于有时间静下来写点东西。工科学多了,难免不文艺,反正我也挺喜欢我现在的二逼状态的。

所以,第一篇拙作,完成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二日晚二十一点十七分。

谢谢。

共有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