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之一二事

最近着实很忙,校运会要到了,部门里面事情比较多。

最让我惊诧的是我的部员,我只是副部长,他们每每见了我都叫“部长”,客气又恭谨。当年我大一的时候还没有这么懂事,总是“副部”长,“副部”短的叫我的副部长,然后他有一天偷偷跟我说,以后不要叫他“副部”,要么就叫名字,这样很难听。我当时还没听懂。后来去区政府上了几天班才知道,原来书记不在的时候“副书记”都叫“书记”。

我迟迟才懂得的人情世故,这帮新生却都懂一样。一口一个“部长”叫的我开心的很,可是心里面偏偏又多出了几分悲凉和对世故的无奈。

口头上的客气倒不必提,前天青协意思要在一区义卖,所得捐献出去。我手下一个部员竟然偷偷跟我讲,他也是青协的人,我要是要被子还是日用品什么的跟他讲一声,他按进货价给我弄一床来。我确实缺被子,心里也确实高兴,但是还真有点不高兴—-我当年怎么没这么懂事呢?现在这些孩子怎么这么会做人呢?!

姑且算这些是好事吧,但是每到有事情做得时候,大家往往都会推脱说有事、不能来,各种重要的事情。部长时常变成光杆司令。。。

综上面两点好与不好,似乎。。。只能给出“圆滑世故”、“狡黠”之类的评价了。

共有 18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