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镇江

说说上个星期吧,非常忙的一周吧。时常在想工作和学习之间的事情,我们所谓的平衡又是哪一种平衡呢?工作忙到很晚很晚又叫什么苦呢?其实不应该叫苦吧,都是自己选的,我想我们和学校其实是一种契约的关系吧。在志邦工作的时候就总是觉得坐在那里没有生意还不如看看书,学习学习有意义呢,现在反而想明白了,所谓上班其实就是把自己的时间卖给了老板。时间交付出去,钱拿回来,我们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老死。那么所谓工作也不过是同样的道理吧,时间交付出去,职位、组织事务的机会换回来。只不过这样的交换,有人觉得换回了“能力”,有人则觉得没有换回等值的东西。同样是一分钱,捡到的人有人说是财富,有人说是垃圾。出卖自己的时间,换回的也是具体的事实在在的东西吧,至于能被使用它的人拔高到“能力”、“财富”、“幸福”之类云云与否还是要看个人吧。

工作似乎想的已经很透彻了,只是这样一件小事情而已。

关于镇江的事情,在家的时候就厌恶,远离的时候就怀念。其实,又有什么差呢?同样都是城市,都是住满了陌生人的城市,在哪里都一样吧,家乡又怎样的说?对福州也抱有同样的感情吧,远离的时候就会怀念,置身其中的时候有说不出所以然。陈书记在开会的时候我就总是在想,他在家也是这样么?他在女儿面前是怎样的?他的笑容是真实的么?有很多人,我们天天见面,我却在怀疑他们的表情。举个例子吧,上课的时候,快递到了,还有60多分钟才能结束,快递等45min,我说再等等吧,他叫我找人去领,不领就明天再拿。这样着急的时刻,我想到的是谁?班级上亲密的同学?不,都在上课。还有谁?学姐?呵呵,简直是笑话。男朋友?在南京啊。就在那样的五分钟里,我发现自己那么那么凄凉,连一个可以信任的,可以请求到的愿意帮忙拿包裹的人都找不到。情何以堪?

熟人有多熟?五分还是八分?比我吃过的带血的牛排都要嫩……

美术鉴赏老师在表示愤世嫉俗的同时,我却在想他和老婆一起逗孩子时的情景,多和谐。人是多么矛盾的存在,又是多么可笑的存在。让我一时无法言语。校医院的态度好差,可是某天我就听到值班的医生在讨论孩子上一中怎么样。心里真的好可笑,上了再好的中学又怎么样?也许等他上了大学,就会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的校医院里遇到和你们一样的医生。回想小时候去新华书店门口看见江大的学生站在那里举着牌子求家教的职位,我是那么冷漠。现在,其中的感受,不言而喻吧。我也许也要去福州市中心的新华书店门口举着牌子呢……

原本以为只有自己哭过的被窝,已经沾染了千万前人的泪水;原本以为只有自己走过的那条离家的路,已经被无数的鸣笛拉得悠长……落落说过的话此刻真实的展示在我眼前,心酸种种总是要这样才会懂得吧。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