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所思

前两天去做XRD的时候拜托了松井教我。制样的时候带了橡胶手套,测的时候取下来了,过了一会儿又要制样,戴手套的时候松井说不要了换一副新的吧。擦样品板的时候,撒了乙醇用纸巾擦,正面擦过,我把纸巾叠了两叠,又撒了点乙醇准备继续擦,他说不要了吧,给我递了新纸。

这两件,我当时都是不好意思的,想要辩解两句勤俭节约什么的,既不会英语,也不会日语。即使说了,想来日本也是没有中华民族这项传统美德的。可能不是勤俭节约,而是我穷酸入骨了,在国内的时候不都是这样么……当时想想心里不是滋味。但是昨日去AR楼交作业,就是两份报告,找了半天才找到AR楼。进去了以后一楼大厅就很可怕,没有地砖,左侧是一副大黑板,上面用白漆画了楼层示意图,往前走两步,各个房间门口有小纸,上面用毛笔撰写了名字,类似“材料脆性实验室”之类的。再往里面走,就更惊悚了,泛黄的墙壁,低矮的天花,掉漆的扶手。循着教授的名字上了五楼,走廊窄小,全是鞋子、伞、杂物。各个研究室的木门砌成淡绿色,里面依稀可见泛黄的墙壁,掉漆的实验台架…..有点难民营的感觉,仿佛穿越了到了上个世纪。

回来的路上愈发感觉自己的实验室真好…….我们实验室都是自动门,自动灯,温度湿度常年恒定,干净整洁,有冰箱微波炉煤气灶。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贫富差距好大…仔细一想,也只有富裕的专业才招的起国际学生,搞什么国际化学术交流了。日本也不是一面,虽然是一个国家,小至一个学校一个校区之内,不也有天壤之别么。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