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尽的人情债

前段时间,楼上一个博士学姐拜托我帮她看个TEM的样品。我问是啥,说是碳,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样,但是我迟迟不肯做,要求她跟他们老师说过了,我再做。

实际上,按照规矩,我应该断然拒绝。有什么实验上的事情,就通过老师之间沟通,仪器,我能用,但是我做不了主。但是坏就坏在,我刚来的时候没有信用卡,请这个学姐帮我在网上买一张床,我欠她一个大人情,因为我四处求人,都没人肯帮我付这个钱。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个学姐不是很稳,昨天刚认识的人,今天就帮人家买床了…..虽说我确是得了好处,但是我真的觉得她很不稳。比如她来求我做TEM。

然后说了好多次,我一直很为难的拖着。后来她说要不你先给我做两个,我看看TEM有没有用,能不能看出来,就我自己看看,如果可以用,我就去找我老师,让他一定跟你们老师讲了,去你们那里做。

然后我就答应了。当然,做下来到底如何另一回话,图发给她了。

今天无意中我居然知道她把那个图给她老师看了,作为要求做TEM的有力证据。

当时真差点想砸了电脑。真的是上辈子的孽债。还跟我说:你放心,我没说我哪里做的TEM,也没说谁帮我做的。

真的服了,TEM这种东西,你一个穷学生,认识几个人能用TEM的?还是说你有多少钱花钱出去做TEM?楼下有个中国人,楼下有个TEM,答案简直呼之欲出好么…..她今天来找我老师,进门的时候,实验室的人直接找我,说有人找你…..然后我说跟我没关系,她直接去找我老师了,问我老师能不能做TEM。当然被我老师断然拒绝了。我老师说,叫你教授过来跟我说。

我觉得脑壳疼。人情债真特么欠不得。

话说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那不是大事,但是因为“大家都是中国人”这句话被坑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能想,想来就脑壳疼。

共有 19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