逡巡

120对于一个人而言很漫长的数字,对于一所学校而言,正好。

几日前回过母校,等到校庆的时候,还是会有点自卑的,至少嘉宾席上将没有我的位置。我也只是在假期的时候一个人回来看看。东西什么的倒是没变,正在翻修一些东西也似乎是为了校庆。X指着某教室说:当年我就是在这里提招考试的。我一笑,我都不记得我在哪里考得了。

唯独记得,当年踏进镇中第一个看见的人,是单良。

她着一件帽子上有兔耳朵的上衣,眼里也是惶惶惑惑。看见我就笑起来。

那时候可真美好啊,感觉全世界的前程都写在我的面前,既辉煌又鲜活。充盈在空气里面的阳光能揉碎了,挤出新鲜的汁液。

我相信每一个返校的人都在找什么。像我这样,推着三年来一直使用的自行车,向门卫点了个头,然后就像重复过无数遍的场景一样进来,连去停车的路线也分毫不差,这是一种很稳妥很稳妥的感觉。我觉得自己就在找这样一种稳妥。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也知道自己还充满希望,最重要的是面前有个特别大的机会改变人生。

X絮絮叨叨的说着旧事,我也细细数着。

这难道是“逡巡”的意思,驻足于时光的罅隙之间。明明骄傲的说过“回去干嘛”,可是一旦落入这个时间的断层,柔软的心性又摊成一汪水,悠悠荡荡,踟躇不前。

                         

亮点是“苏南名校,引以为傲”

共有 9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