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From 上海

从上海回来了。

这样悠然的镇江,淡灰色的天空,不时滴落的小雨。突然间,如此美好起来。

上海啊,看着xx不动产门口710万166平方米淡水湾的房价,我就开始盘算我那个小地铺可以买到多少万。每天都在算自己用了多少钱的日子就是那么的疲惫。然后,就一个劲的羡慕,镇江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可是上海就是上海,上海只有一个。全中国都只有一个上海。

镇江也只有一个吧…不是我的家乡,也是第二故乡。

这两个城市是不能比较的。

在上海站上车的时候,人潮涌动,笨重的行李几乎是全程在电梯上下,从不用肩扛手提。一回到镇江,明明都是新火车站,却是电梯全停…拎上拎下。才发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习惯上上海的全程自动。从对超市门口的自动门的惊讶,到习以为常地漠视电梯,再到回到镇江的小埋怨。不知怎么失落了。

 

听见舒教授开口闭口国际奥赛金牌,我就觉得自己很渺小,就像是站在徐家汇的高楼间一样。

其实,我的愿望很简单的,骗一个奖,方便考大学。然而,面对那两个把终生都献给物理的老人….我就,羞愧起来。

“咱们同学,以后养想搞这方面研究…”听到他们反复提到的句子,我只是觉得自己满龌龊的。

我只是想骗一个奖。是投机心理。骗。

 

走在双向八车道的马路上,突然就觉得城市都是这样的。都是这样的,该破的破,该繁华的繁华;有钱人有钱,穷人可以穷;高尚的人继续高尚,而投机者可以假装高尚…

又有什么区别呢?

看见破败的老城区中,还有那一副操着上海话对你凶的中年妇女;碰到整洁的餐厅里,穿戴整齐和你假客套的的服务员。怎么都是一个样呢?反而觉得前者更亲切。

 

夜晚的时候,天空如同傍晚,幽蓝,云霞也是发红的。我不相信那纯粹是灯光造成的,上海哪里有那么多的灯 ……可是镇江的天空就是暗淡的,还记得常州金坛老家乡间的灿烂星空……这是一种对比。说不出哪一种更好,可是回到这里,就觉得一切都是安定的,我是真真切切活在这个世界的。没有那么…虚幻。

无论是上海,还是老家,都没有镇江给我的这种安定。

可以吃到放了很多酱油的面条,还有浓的像墨汁一样的醋。

我觉得我离不开它们。

我说着夹杂普通话的不标准镇江话,行走在熟悉的街道上…..真是喜欢的很。比任何一种奢侈品给我的感觉都要亲切。

共有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