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毕业前夕

最近一直在弄毕业的事情,六月十号就要答辩了,紧接着是七月三号提交大论文。如果已经投稿的论文可以顺利发表,毕业就是板上钉钉了。

从去年底开始就开始提醒自己:这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冬天,最后一个春天,到现在,夏天…很难不留念这里的生活,便捷、整洁、有序舒适又安静。我还觉得一个人很自由,生活和科研,都自由自在。这种对比是很鲜明的,至少我在福州四年,从未喜欢上那里。我一直认为自己属于本科的福州大学,却没有将硕博所在五年的大阪大学视作母校。这种感情很奇怪,我和阪大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我没有办法对自己的两所院校完全满意,又不可遏制地感激他们全我以体面,而我只是过于贪心。

三年前,我没有参加硕士毕业典礼,直接回国了。硕士毕业证书,也是教授在一次聚餐上转交给我的。我那时候总觉得并没有结束,所以不以为意。这次博士毕业,就是真的了断了,想着需要纪念一下。本来想效仿同学穿汉服毕业,在家人的劝阻下还是决定遵从日本的制式,租袴穿。

对于毕业我有很多担忧的事情,一是担心毕业用的论文能不能及时接收,二是担心交给老板的另一篇,什么时候才能发,还是要等我走了再说。此外生活上,担心一米五的床怎么拆,怎么送人;新冠什么时候结束,会不会影响我办美国签证。在这些种种担心之中,我却选择了打游戏……因为担心的都是之后才能解决的问题,跟我现在没什么关系。

今年九月底,男朋友就是三十岁整了。我本计划拿到J1签证以后,或者说,十月我到美国以后尽早和他结婚。现在看来,很大概率要延误。昨晚跟他说,如果使馆一直不开放签证申请,超过半年的话,我会考虑在日本做一期博后。他刚醒来,眼睛就红了,强忍着泪水:我已经一个人很久了。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也很难过。我觉得我喜欢他,因为他善良正直幽默乐观的性格,也因为他聪明。私心竟然还有很大比重是因为他光辉的履历:上交-University of Michigan-Argonne,如果我做不到,就寄托在别人身上。人和人在一起是需要机缘的,也有一些高中同学拥有类似的履历, 我只觉得“不过如此/柠檬”,冷漠多于敬重。反过来可以推知,我的同学想起我大抵也是柠檬或冷漠。人际壁垒。

2020已经过去一半,依然没有任何实感。

共有 19 条评论

  1. 2020已经过去一半,依然没有任何实感。对这句话无比认同,我猜你也是INTJ…
    另外对于本科时代的认可真是令人羡慕,我到现在也无法认可我的本科时代,更是以此作为人生污点,毕业照是拍了但是没有去领,毕业后也在第一时间删掉了大部分人….
    关于感情我不太理解(毕竟单身),也不会做出评论,但是想问前辈一个问题:既然是属于生活的一部分,那么它究竟应该是动态平衡的?还是非黑即白的?或者是单纯的某种立场下的利益诉求?

    1. INFJ.
      谈不上认可,只是觉得子不嫌母丑,再说上这个学,也是我自己考的,学校又没错。至于视为污点,大可不必,那不是自我否定么,人怎么能否定自己的一部分呢?
      从16岁第一次谈恋爱以后,我就没有单身过。我不懂单身生活,尤其没办法自处,不能只一个人活着。一定要有一个男朋友,说话,分享生活,在不在身边都行。要有个人,作为劳累一天之后感情上的自留地,无条件信任,无话不谈,所有奇奇怪怪的想法都会分享。甚至未来的生活的计划也围绕我们两个人。如果他做出了让我质疑人品的事情,产生信任危机,我就会感觉世界崩塌,活着也没意思,现在未来全都取消了。但是这种没意思很短暂,我的意思是如果能找到另一个人代替成为基石,我就又完整了、稳定了。感情之于我如是。
      每个人都不一样的,跟性格经历有关。“其实一个人的一辈子虽然很长,但是性取向或者审美口味的形成却都只在特别的那几年时间,他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性格保守或内向,会喜欢什么类型的人,都和他在那几年遇到的人和所处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最近看到的一句话送给你。

  2. 有人穿和服,有人穿汉服,还有人直接西装就去了,看自己喜欢什么吧~
    我个人觉得这样有纪念意义的事情要么汉服要么西装,也考虑过中山装……
    和服毕竟不是自己民族的服饰,虽然西装也不是……

      1. 有道理,不过同样的,这么有纪念意义的场合也是过了就再没有了……
        我当时穿了白色休闲西服,但是等人迟到了……没有上台领。

  3. 我老板也是日本博士,不过那个年代是需要打工才能维持学业的年代,后来选择了回国。每年都会带几个师弟去日本交流,不过我从没有去过。博士终于毕业了,总感觉可以轻轻放松一口气。 :twisted: :twiste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