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十五岁开始信中医

最近生了一场严重的病,起因是父母来日本玩。我妈带病来的,一周以后我因为劳累和受凉,也出现了相似的症状。起初,我去看西医,吃消炎药抗生素,愈发严重。后来我去看中医(日本这边叫汉方),现在大体上算是治好了。按照法定年龄,我还在25岁,所以腆着脸说一句,我算是从二十五岁开始信中医了。

16年的时候也生过大病。最初是因为从夏威夷回来,高温到低温,气候变化,立刻就感冒了。开始吃头孢,吃了两天就去青岛开会,连日劳累,我在青岛一边吃着头孢,一边鼻涕全是血,后期开始咳血。青岛飞回大阪以后,我就听不见声音了。当时非常着急,过两天要去考托福。我到这家汉方耳鼻喉诊所,老医生看了我的耳朵,里面有血痂,还给我用生理盐水洗了鼻子,洗了一池子的血和脓。给我开了药,我躺在床上喝着中药,心里真是万念俱灰——听不见怎么考听力?

葛根汤加川穹辛夷,竹茹温胆汤,这两个方子把我从生死边缘救了回来。但我并没有因此相信中药,因为我从小就是吃西药、挂水治病的。

这次生病最初是喉咙疼,我吃了一周西药,不见好转。换成中药的当天,喝下去就感觉本来一片混沌红肿的喉咙像被撕裂一样,痛的说不出话来。喝完再看镜子,就发现左边很明显的一块肿大的组织堵住了一半咽喉口,右边轻微炎症,其他看不出异样。原本因为发炎而整体红肿的喉咙竟然清晰起来了。喝了几日中药,当然也得益于休息得当,我基本已经好转。这次的药方是小柴胡汤加桔梗石膏、荆芥连翘汤。

我好了以后躺在床上就琢磨起了这些药方的成分,为什么能治疗。我发现中医这种经验医学很有意思。西医的研究对象是病毒病菌,具体的入侵物,而中医的研究对象却是患者本体。将人和病症结合在一起分类,如果A种人出现了B种症状,我们就用C种药,这种经验医学听起来十分不靠谱,缺少细节,原理听起来也十分神棍:热、火、毒、寒气….但是真的管用。能够自圆其说就行吧。我甚至觉得经验医学就像机器学习,相比于从原理出发一步步推倒得到的式子,大量的实例也能叠加出式子,从微观推和从宏观总结,最后应当都会趋近于真相,并且最后能够统一起来。比如黄岑的各种成分的临床抑菌效果,正是两种医学相互佐证的交集点。

两次受益于中医古典智慧,我也开始反思自己对于传统的态度,也许不只是太严格了,而是从来没给过机会。以后,对于没有尝试过的东西不如报以宽容和敬畏的心态?

共有 13 条评论

  1.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我更相信西医的对病毒下药,在对中医的原理能作出科学的解释之前,我还是做不到完全的信任。再加上如今很多披着中医外衣,实质是西药成分的中成药混入市场,更让人心生怀疑。如果要将中医和中药分开来讨论的话,我对草本植物的医用功效是不存在怀疑的。不过我还是愿意在不懂的领域,心存敬畏,做个虔诚的倾听者。

  2. 西医和中医,都在于要能正确的对症下药。看美女的治疗过程,都是自己先吃西药,不管用再去中医诊所,然后就说中医管用,西医不管用。。。其实不对啊,应该是先去医院做窥镜、验血,然后再做诊断后开药。

    举个例子吧,今年年前我一直咳嗽,咳了一个多礼拜,再加上出差广州一冷一热,越加厉害。自己配了头孢吃了一星期不管用。网上找了方子,说吃罗红霉素,吃了半星期,好了一点,过完年一上班,又发作了。只好去了三甲医院。主任医生让我拍了片,看到明显粗大的肺管,再听我说了自己“诊断”的过程,又结合今年雨水下了一个整冬天的事实,给我开了两包西药+一包中成药。吃了一周,好了。

  3. 对了,“用生理盐水洗了鼻子,洗了一池子的血和脓”这是典型的急性鼻窦炎/感染中耳炎的症状,如果下次你回国,特别是北方的冬天,空气比较干又差,建议去淘宝买一款叫NasalCare的国产洗鼻器+生理盐+买个水温度计,自己用36摄氏度的温开水泡盐,冲洗鼻腔。特别是刚有感冒或鼻炎或过敏的感觉(鼻子痒、打喷嚏、鼻塞、流清水鼻涕,等等)的时候,非常管用。这么搞了以后可以一年不感冒。

  4. 医学都是实践总结出来的。中国历史那么悠久,人口数那么庞大,样本数巨大,所以能活下来的药方某种条件下一定是有用的。
    但是毒副作用未知,有效成分不明。
    西医用科学的方法总结归纳,中医用神棍的方法总结归纳。
    去医存药。

  5. 尽管很多人凭借自己狭窄的视野,无法彻底理解中医治病救人的根本原理,所以这部分人不相信。但是,我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负责任的说,如果没有中医,我出生7天内就会死亡;躲过这一劫以后,我都不能活过12岁。我的很多疾病,西医凭借提纯的药物是无法治疗的,或者无法有效治疗的,而中医凭借成分复杂的药物,却明显改善了我的病情,所以我现在还活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