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的救赎

因为昨天那个文章是想分享到QQ空间的,所以不算数,今天这个才是我想说的话。

素质拓展训练,大一的时候参加过,是在校新生党员培训的时候,学校请了人来学校里面培训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变相洗脑,和传销没有二致。

谈素质拓展训练之前,先想说说一个人,不是什么伟人,但也小有名气,这个人叫“彭程”。我高中的时候,他来做了一次演讲,当时我哭了,我周围很多人都哭了,他的主题是“感恩教育”,自称感恩教育第一人。操场上有三千多名学生,不包括受邀前来的家长们,他的演讲震慑了三千多人,还有我的同学冲上讲台声嘶力竭的呼喊“我再也不打游戏了!”“我爱我的爸爸妈妈!”

没有经历过现场的人很难想象。

在场很多家长无动于衷,只有少数感动,学生几乎全军覆没,都在哭或者感动。我当时看那些家长,我觉得他们真的好没心没肺,这么感人,这么充满爱的场面,怎么面无表情?我家长是没有去,但是回来之后,我跟爸爸说了,他只是笑笑,说他见得多了,这叫传销。当时我还没缓过来呢,我只是很生气,我说明明是感恩教育,很感人的,我爸也没反驳,只说见识见识也好。

第二天,我就清醒过来了。我的同学也是,我懂得什么叫“见识见识也好”了。学校请这个人来,他们的本意也许是“感恩教育”,但是这种形式恰恰完成了让大家见识传销、洗脑的魅力的使命,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高中生来说,这只是善意的洗脑。从那以后,我就很怀疑一切煽动我内心脆弱,提及我的家庭,想要凭借我的父母和我说话的人,我怕他们骗钱。

忘了说了,彭老师演讲完了卖书的,35一本,好多人都买了。

不论感恩、信任、团结、友爱、亲情,这里面任何美好和光辉的一点点人性的亮点,只要有人拿出来,高调地让我相信的时候,我只能想到钱。

除了钱,别无他物。

因为我认为,上述美好的东西,只存在于长期相处的人之间,他们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不可能因为短暂的游戏、演讲、团队合作等任何方式速成,如果能够速成,能够被强调,我还是只能说:钱。

素质拓展,我第一次参加的时候,非常满足,因为当时我很脆弱,刚到大学来,同学之间都没有基本的信任感,充满的隔阂、矛盾,处处有摩擦。但是素质拓展让我和陌生人变成队友,齐心协力合作,玩得很开心,体验信任。

昨天是第二次,我又见到了,一张张激动的面庞,打了鸡血一样的脸。因为他们也一样脆弱,我们对于人际关系的不信任,对于信任、伙伴、成功的卑微的渴求,变成了别人牟利的漏洞,巧妙的利用。

目的似乎没什么不妥,但是想到这是一个公司,专门组织这种培训,总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学院的领导花钱,把我们送给专业人员洗脑,尽管洗进去的不算坏东西,但还是有点不舒服。

很不舒服,就像张爱玲说的,明明是人性华美的袍子,上面偏偏爬满了金钱的蚤子。

这样也叫救赎人性?真的用商业的方式就能救赎?

我只知道:喊过不打游戏的同学第二天去网吧了;流过泪的同学还是和父母吵架了;昨天感动的好舍友好队友,回来之后隔阂依旧。

感情不是说出来的,是处出来的。

 

话分两头。

有时候,我们吃草莓的时候会说“草莓好好吃,我最喜欢吃草莓了”。可是也许就在隔天,我们吃到了梨子,很大很甜的,我们又说“我最喜欢吃梨子了”。

这样的“最”是不是说明了我们对草莓的虚伪,对昨天承诺的背弃?不是的,当时,那个瞬间,我们说“最”的时候,往往无比真诚、极度幸福,所以今天的“最”也是极度真诚,毫无虚假。人的感情是很复杂的,我们不能强求每时每刻的爱、信任等等,但是当这些亮点爆发出来的时候,那就是真实的,体验到了,快乐过了,昨天与今天自然是有所不同的。总有感性操纵我们的瞬间,即使是被诱导、被蛊惑,只要真诚的快乐过、满足过就足够了。至于理性再度回到我们身上的时候,我们自然也会做出让自己舒适的稳妥的安排来。

抛开钱财不说。彭程当时在演讲,他演讲成功,很多人感动了,大家是幸福的,他也必然是幸福的,这也是一种真诚。教练训练素质拓展,我们一起做游戏,我们是快乐的,教练的工作是圆满的,他也很快乐,这也是一种真诚。

不剖析目的,能够各自都有所收获,这样也足够了。

 

 

共有 7 条评论

  1. 有时候成功是需要疯狂的,也就是说需要那些什么传销,洗脑的来给你强心剂。。
    但是一切事情都是过了都不好。。。。 :idea:

    我还去过安利那边听课过,其实还是有用的,有时候在浮躁的社会中过去听下我也许能平静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