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之旅芝加哥

八月中旬,适逢日本的盂兰盆节,也就是中元节,有一些连续的假期,我就多请了几天去芝加哥找男朋友玩。他提出不如联系一些同行,拜访一下,也是为了之后找博后做打算。总共一周的旅程,一大半都在学术。

周五夜里抵达。第二天正好有后街男孩的演唱会,男朋友曾经非常喜欢这个组合,带着怀旧的心情我们去了演唱会。奇妙的感觉,高中时候mp3里面的歌,没想到会有一天来看演唱会,至少那时完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际遇。

我们驱车前往united center,这里有著名的芝加哥公牛队。路上还经过了一个监狱和一片黑人区,感觉不是很安全,还好场馆周围看起来挺不错的。出了停车场,周围都是人,路上的车辆放起后街的歌,走路的人就跟着大声唱起来,很有气氛。

据我们观察,周围女的居多,有好些甚至是怀孕来看的,年纪也不小了。

场馆有三层,我们俩都没有什么看演唱会的经历,我是第一次,男友是第二次。座位买的一层,还算比较近的位置,没想到音乐开始以后我和男朋友都不行了…非常吵,震得胸口疼。周围人都像没事一样,衬托的我俩很弱鸡,好在后来用纸巾塞住了耳朵才能看完全场。

开场的灯光就酷炫的很,后面的舞台效果更是令人惊艳,也许是我没看过演唱会,我感觉这个就非常棒。老年粉还是挺有意思的,每次说:举起双手!就乖乖举起来了,但是晃了两下就稀稀落落放了下去。后街问:我的男孩儿们呢?场下没什么声音,一问:我的女孩儿呢?场下的尖叫快要震穿屋顶。现场女生多,少数男的也是陪女朋友或者老婆来的,像我这种女生陪男朋友的组合真是少见。


演唱会的后一天在家休息,男友有一节钢琴课,我也跟着去了。他和老师约在附近的教堂上课。这个教堂很小,但是非常漂亮,平时似乎经常演练一些圣歌之类的东西,每个座位上都放了好多圣歌的谱书,场馆配有钢琴和架子鼓。

老师很热情,我说我只是他女朋友,学小提琴的,来看看他上课,老师让我随便坐,他们就开始上课了。

结束以后老师还和我聊了聊,向我们推荐了芝加哥某个公园的音乐节,可惜我们并没有时间去。


周一以后我就进入了工作了模式。男朋友在Argonne国家实验室工作。我约见了Argonne的两个人,周一约的是纳米中心的人,周二约了本领域最近一篇science的通讯大佬。周三本来约了安娜堡北美丰田研发中心的人。非常意外的是,周二和大佬谈完以后,晚上大佬问我明天(周三)中午要不要一起吃个午饭,带上男朋友。因为安娜堡距离芝加哥车程四小时,吃饭肯定要吃的,所以没办法赴约丰田,我们只好推后了见面的时间,改成了周四早上七点半。所以说去玩一周,基本上周一到周四都在工作,有点累。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Argonne的照片就不放了,具体谈话的内容和细节也不说了,只说说感受。这三个人都是中国人,虽然都在做学术,但是每个人的风格真的有点不一样,如果没有见到本人,谈一谈,可能没有办法感受到这种差距吧。见面以后就发现:啊,还有这种人。倒不是说好或者不好,只是行事风格差别还是很大的。每个人的背景、经历不同,塑造了不一样的人格。

引发我思考以前一直在想的一个问题:人在社交中到底要扮演怎样的角色。其实大部分还是取决于自己的想法吧,先有人设,再去扮演。带着怎样的心情扮演,初步交往的时候也许说说话就能扮演,但是相处久了以后行为能说明本心吧。有的人的扮演只到说话这一步,而有的人能从一而终,难能可贵。

共有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