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福州

呆在福州两年了,或者准确的说是“闽侯县上街镇”两年了。

只想谈一谈我对这个城市的认知,可以说是站在一个外省人的角度谈一谈福州给我的一些印象。

1.两毛钱

时间:2013.4.29下午

地点:福州大学旗山校区生活一区门口市政早餐车

事件:因为要坐公交,我拿了五元钱很客气地向阿姨要求对换成一元的。阿姨的回答是:我没有一块钱的。我指着她的零钱盒子,我说:这不就是一块么?阿姨说:那好吧,换也可以,五块只能换成4块八。

5=4.8

请问你要那个两毛钱干什么?拿回去买冥币烧么?就缺这两毛钱么?我是福大的学生,天天要在这里买东西,早上有时候也在这里买包子,大家相互客气一点,以后有的是生意,可是你就是缺两毛钱,非要做出这种嘴脸,真不知道怎么想的,赤裸裸地恶心给我看。

2.三块钱

时间:2013.4.29

地点:市中心南后街麦当劳甜品站

事件:有人说大学城的素质不能代表福州的全部,那就来看看市中心吧,所谓的景点“三坊七巷”。我来麦当劳买甜筒,当时女服务员百无聊赖玩手机。我说要甜筒,她开始不耐烦地找甜筒杯,看到我拿了十块,她说:“没零钱么?我没钱找”,然后就把手上东西一摔,不再理我了。我去你的,就这态度,还是女服务员,是不是我没零钱就不用买了?说一句“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零钱了,请问您有零钱可以付么?”,这样会死?看都不看人一眼,跟大爷似的,好像买东西都是求你似的,就这素质还叫服务员?

3.点菜

时间:2011年九月

地点:福州大学旗山校区学生街

事件:我妈和我下馆子,随便挑了一家坐下来,点了几个菜,然后有个一直没上,我妈就有点生气,就叫了一声“服务员,xxx再不上就不要了,怎么这么久啊。”然后很久没人理,我妈生气第二次,终于有人理了,完了之后上来问的是:“什么菜不要了?”我妈说:“xxx怎么还不上啊,不上不要了。”

剧情没有按照正常逻辑——服务员道歉,平息客户怒火,然后表示马上就上,两三分钟后菜出现了。

真实的剧情是这样的:服务员开单子上记了一下,对着厨房大喊了一声:“x桌xxx菜不要了。”

我和我妈当时就跪了,这是听不懂人话么?

4.出租车

时间:每个学期

地点:福州南、北火车站,福州大学生活一区门口

事件:福州的出租,是我看过最牛逼的出租,市区的出租擅长拒载,大学城的出租擅长宰人,火车站的出租和执法联合坑蒙拐骗乘客。市区打的有以下几种情况:a.拒载;b.打表(50元),因为是大学城,加收30元;c.打表(绕路绕满80元)

火车站可以说是牛逼到当着执法的面随意拉客、拼车,出租车等候停靠点形同虚设,哪里都可以停车,私家车也可以拉客,执法不让你和出租商谈价格,逼迫你快点上出租,上车之后就是手无缚鸡之力被宰杀。投诉无门,所有的投诉得到的都是:出租车司机当时觉得会堵车,所以选择了较顺畅的路线,未与您商谈清楚,深表歉意。

这种奇景,就好像回到了最起码是十多年前的镇江,甚至还要乱、更加差,这就是省会,福建省的省会,太失望了。每一个来到福州的人,必然会经历这些,别人是什么印象,谁还会在愿意来福州?谁会再给福州投资?来福州做生意?我以前总觉得南京不行,作为省会却没有省会的样子,展示不出江苏的经济实力,沪宁线上城市大多比南京要好,南京有点配不上省会的称号。现在才知道,原来还有一种更牛逼的省会叫“福州”,完美代言了福建省的精神。

我没坐过汽车北站的车,但是我看见了各种各样的人在门口拉人:“去哪里?去哪里?”黄牛???我表示,镇江没有,完全没有。有没有人管管这些?这个城市难道作为一个省会,这点东西都管不来么?别人都说南方乱,我以前不信,到了福州我才知道,还真是。

5.路人素质

时间:2011年

地点:中亭街路边报刊亭

事件:我小时候常听家里人说上海人怎么怎么不好,问路都回答:“fe(第三声)晓得”(就是不知道的意思)还连说几遍直摆手。当然啦,这些都是我听说,所以我对上海人本来印象不太好。但是去了好几次上海,不论是世博会还是因为上课的事情去徐汇区那边住的半个月,问路倒也还行,还算客气得很,不算热心,却也能摆出客气的样子,有时候也能问到很热心的人。

到了福州,都说民风淳朴,我只想说,我去年买了个表。我和文妹去台江那边玩,马路构造有点奇特,不知道怎么过马路去坐公交,就随便找了个报刊亭的大妈问路,当时我是这么问的:“请问,您知道这个马路怎么穿过去么?”

大妈头都没抬,她把眼睛向上翻了翻,粗声粗气地说了句:“‘请问’,你跟谁说话都‘请问’呢,哼!”然后就不鸟我们了。

这尼玛什么意思,我问路,客客气气,有必要这么凶么?这都是什么素质,比上海更拽有没有?而且这不是一次两次的情况,之前在工业路那边也问过路边早餐店,也是问路,问的是西禅寺往哪边走,回答是“不知道”。真恶心,西禅寺,真不知道假不知道,就在这条路上,只要告诉我向左还是向右就可以了,一如那个五块钱只愿意兑换四块八的嘴脸,恶心到令人发指。所以我现在出门都会带地图,真的再不行就导航,总而言之,尽量避免问人。真心受够了。

我知道少数人不能代表全部的福州人,但是我还知道,在江苏,我路遇这种人的几率不会是嘴边找个报刊亭或者随便找个早餐点都会有的。不说江苏,至少南京镇江扬州我有很大的把握担保,不会,他们会客客气气告诉我怎么走。大家都客客气气的不好么,我给你几分脸,你就好好回个话,最基本的礼节而已。

福州缺乏,省会应该具有的包容性。江苏人,尤其是苏南有些地方确实排外,比较屌,但是问路还是可以的,路人都是友善的,南京具有省会的包容性以及兼容并重携手共进的气概。

所以,我的评价是:城市路人素质低下。

上面我只是在客气,说刻薄一点,就是市民素质低下。

6.城市规划

我又想骂了。首先,我不懂城市规划,但我也知道,尼玛在江苏不会出现车子随时开着开着就要180度转弯的情况,谁来告诉我,这种路怎么建的,安全隐患多大?举例:上街大学城博士后购物广场前三角形路口,公交必须180转弯走,翔一般的三角形花圃啊,这到底是谁规划的?举例二,165路左海附近底站,因为高架桥,开出公交总站之后一段距离,又是180度大转弯,这什么规划?公交总站的门,能开得好一点么?那高架天桥,南京也有,我怎么没看过这么奇葩的路线绕开天桥呢?更多举例我不想说,180度,我真心不懂。

然后是所谓的公交车,“上行”和“下行”,这是在玩乘客么?一来一去两条路线,站点名字不一样,停靠站台也不一样,站点混乱不堪。能给一个站点确定的名字,以及不要有的时候上行停车下行不停,下行停车上行不停,我真服了,我是认真的,我简直可以想到公交的负责人向我解释这是便民措施,有的确实需要点明不同的标志性建筑之类云云。

我只想说,这是在坑爹。

真的,你跟他们说“要接轨”,他们就跟你说“地方区域差异”。你跟他们说,有“地方区域差异”不能这么乱来,他们就跟你谈“要接轨”。

所以,接下来就要说的是地铁。杭州建地铁的时候,我在下沙大学城住过半个月,我看到的是干净整洁的街道,全封闭式的地铁工地,栏板很高,几乎没有任何灰尘。福州你那板子拦着只拦路没拦住灰吧?市中心的路口都能脏成那样,路两边随便挖,不加栏板的,一下雨龌龊的一塌糊涂,偏偏这个鸟地方三天两头下雨。确实要建地铁,也确实要接轨,但还是麻烦考虑一下之后再动手,好好规划之后再干活,看看那些拆了一半的房子和建了一半的地铁,漫天的灰尘满地的黄沙,亲,这是市中心,拆干净炸完了再好好建东西,行么?

违章建筑也是个牛逼,仓山区烟台山上随便盖个小房子然后就住人了,你信?大学城周围铁皮棚子搞得飞起,你信?这种违章的建筑,在镇江早就被取缔的,铁皮棚子这种事情可以追溯到我爸十几岁到镇江混的时候,也就是三十年前的镇江,大学城确实不是福州,所以很高兴的是,福州没有落后三十年。这句话,你信?镇江是地级市,福州是省会,到底有没有落后三十年,我还真算不清楚。

福州确实有高楼广厦,那不过是几条街的小意思,在南京随便圈一块就可以看到这种东西,根本撑不起所谓“省会”的门面,那几条街一过,就是迅速地衰败、脏乱,路上垃圾也很多,市容市貌很差。有人说厦门很好,我只是呵呵,厦门中山路,前面的店铺是奢华呢,是繁华呢,后面的巷子就像腐烂的东西一样,完全的代表了真实的内在。厦门的中心在小岛思明区,思明区半个岛都是荒地,不是荒地的半个岛,还有大片的脏乱差场所,平民窟鳞次栉比,繁华不过那点巴掌大的地方。

福州担任省会,代言福建,代言错了么?一点没错,这就是福建最好的,最真实的浓缩、精华。

来到福建,就好像时间倒退了至少十几年,或者夸张一点,二十几年。它看到了发达的城市应该是怎样的,急切地要变成那样,但是变来变去把自己变得混乱不堪,全部的能力也只能供给一小撮地域变成心目中理想的所谓发达的样子。

从某种意义上,也是中国现在最真实的写照,全中国只有一个上海,也只有一个北京,也只有一个江苏,也只有一个浙江。这一个一个孤立的闪耀的亮点背后,是更加灰暗的背景。我们看朝鲜落后几十年,我们笑,别人看我们落后几十年,我们自己却无动于衷。也许一个美国人来到中国的感觉就是一样的:时光倒退50年,整体的全部的,倒退了。

我没有黑福建,也没有黑福州,我只是充满了深深的无奈。明天会变好么?这甚至不是问题,我们都只是在寻求一种自我的映射,“会”,那就给予信心,继续努力;“不会”,那就放弃,离开它。所以,不论福建、江苏、中国,我既不是在谈“接轨”,也不是在批“国情”,我在陈述而已。

 

共有 26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