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打工

上周末跟泰国朋友去一个泰国美食节打零工,主要就是负责打包食物递给顾客,两天2W4日元,折合人民币1500,工资不错,就被吸引去了。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日本打工。从早站到晚挺累的,我没有久站的经历,而且又是在大阪城公园举办的,两天人流量非常大。

因为是旅游的地方,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可能比我来日本这么久接触到的人还要多。平时总是在实验室做自己的研究,每天也就是和实验室固定的人说说话。这次发现有些事情颠覆了我来日本这么久的认知…比如我以为日本人都不会讲价也不会挑三拣四,这次发现很多像中国人一样“我要现做的热的”或者挑挑拣拣找好看的一盒拿的人,讨价还价的也是有的。此外,还见到了很多白人大叔/大爷挽着日本妹子…..带着混血的小孩子的也见了不少。

第一天傍晚的时候,舞台那边有很多唱歌跳舞的,还有主持人问:大阪市区的举手~~~大阪西区的呢?举手~~~~在哪里?真是热闹非凡。晚风吹拂,天色由深蓝转向深黑,华灯初上,空气里都是夏天夜晚大排档的味道,行人俱是成双成对,抑或拖家带口。突然就…..很伤感。这样的情景真是久违了,只有在家的时候和爸妈一起的时候才有正常市民的生活:生活在城市里,下班了逛逛商场,晚上一家一起散步,广场上看看热闹的活动。

上大学以后就变成了另一种生活,一直一个人。读博以后更是在郊区过上了离群索居的日子。并不是说不好,独处的时光也很宝贵,有更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是,人就是这样的动物,介于群居和独居之间,分开了会想念,在一起又会嫌麻烦。

我订了周三晚上大侦探皮卡丘的电影票,一个人。对电影其实没什么兴趣,看了的话很开心,但是也就仅限于此,自己是不会去买票看的。男朋友看过了力荐,所以我也就想去看看。之前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提到这个电影,几个朋友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也就不去问“要不要一起看”这样的话自讨没趣了。

昨天在做实验的时候,我在专心致志地称量反应物。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发现自己身边的东西,吃穿用度、行为模式、工作内容、朋友、男朋友,好像没有一样和高中以前的自己有关:我似乎完完全全地变成了另一个人。而且这种变化很难说是有迹可循的,几乎就是突然地发生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对自己感到陌生,就像之前不知道从哪里看来的每过多少天,自己身上的细胞就会全部更新一遍,我的细胞大概更新了太多次,整个人都换了好多遍。

 

共有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