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趣事

今天去学校的另一个校区布置会场,需要乘坐各校区的联络巴士。求问日本同学校车时间表的时候,他搜索了“再履bus”,我问不是“学内联络bus”么?“再履”是什么意思?他说这是地下名称,不是什么好词。因为我们学校大一在A校区上课,大二以后就来B校区上课。而上课在日语里面就叫“履修”,所以接送我们去A校区的车就被称为“重修、复读”车。我听了感觉很有趣。后来查了一下,这个校车还被称为我们学校的特产“奴隶船”,因为每天固定时间段拥挤不堪,把人两边运。挺好笑,感觉他们很有才。

挤在车上和同学聊天,我们又聊起了老生常谈:学校周围那些像城堡一样的别墅到底是什么人的。学校这一带一直到某个车站的地区,是名副其实的富人区,别墅各有风格,街区小资,咖啡店蛋糕店林立。就连家境富裕的日本同学也盛赞这里的房子真是难以想象什么样的富人才会拥有。据我们观察奔驰宝马保时捷家里一两辆已经是寻常,特斯拉也是常有的事。

日常八卦的时候,同学跟我说:你知道吧,我有一次谷歌过别墅主人的全名。

我???

日本人一般会把姓的牌子挂在别墅门口,部分人也会挂全名。

我问查到什么了么?她说:什么也没有,但是我猜肯定是律师医生之类的职业吧….

感觉不愧是做科研的,一言不合就查人全家,哈哈哈。


后来在学校的会馆里面布置场地,看到墙上有校史,大部分都是什么时候成立了什么学院之类的。有一项我很不解,时间是1968,事件名称叫“X大纷争”。我对这个时间特别费解,搜索了脑海中根本对此段没有任何国际上新闻的印象。我就问同学,他说了半天也说不清楚,就说是停课闹事的。我问闹什么事,他也说不清。

这时我们的名誉副教授,年纪大一些,就在旁边搭腔:反对政府的,不只我们学校,全国那时候都在搞。我说后来呢?结果是什么?

答曰:结果就是没结果。很快就结束了。

我:???

回家查了一会儿,我也没看懂这个纷争,不太理解。历史的车轮真是滚滚向前啊,却总是重蹈覆辙。大概最后总是能以老师的话作为评价:结果就是没结果。很快就结束了。

共有 5 条评论

  1. 1967-68年全日本都在闹革命吧?

    随着切格瓦拉被西方阵营代理人暗杀,1968年日本的学生和市民在校园和街头与防暴警察拉锯,成为50年代开始的新左运动的最高峰。

  2.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日本左派的。如今的日本年轻人已经没激情了。

    1962年,毛主席向日本劳动人民发表了重要题词“只要认真做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日本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日本革命的胜利就是毫无疑义的”,这给予了日本左翼青年们极大的精神鼓舞与关怀。他们高呼着“毛泽东思想万岁,万岁,万万岁”与“造反有理”同警察展开肉搏,设置路障,占领一个制高点,然后放高音喇叭,困守到底,如占领东大的安田讲堂。后来,一些左翼青年组织结合起来,成立了“赤军”。
    该组织1969年从日本共产主义者同盟分离出来,1971年由重信房子与丸冈修于巴勒斯坦正式宣告成立,早期曾有“阿拉伯赤军”(アラブ赤军)、“赤军派阿拉伯委员会”(赤军派アラブ委员会)、“革命赤军”等名称,1974年定名为“日本赤军”,根据地为叙利亚控制的黎巴嫩部分地区(如贝卡山谷)。
    日本赤军主张推翻日本皇室和日本政府,并在全世界推动革命。
    在60年代的学生运动逐渐转入低潮后,60年代末70年代初,日本赤军开始登上历史舞台。准确地说,日本赤军共分为“赤军派”,“联合赤军”和“日本赤军”三派,相继在1969年到1971年之间成立。联合赤军在1972年2月29日一次悲惨的包围战中,被日本警方歼灭,幸存者加入了日本赤军。而日本赤军则于更早的一次警察突击中被歼灭。
    不久前出了一盘《浅间山庄突入事件》,片中一位日本赤军的母亲向困兽犹斗的孩子哭喊:“孩子,美国总统和毛主席握手了,毛主席交给你们的任务完成了,孩子,回家吧,妈给你下碗热汤面,暖乎乎的热面啊。”结果孩子绝望地抹去眼泪,朝自己母亲开枪了。
    1968年,法国学生掀起了一场席卷全国的“五月风暴”,运动的口号五花八门,从反对校规到反对越南战争,从要求绝对自由到抨击资本主义制度。名目繁多的“新左派”群众组织应运而生,它们有的以托洛茨基为招牌,有的打出格瓦拉主义的旗号。法国学生们游行示威,占领校园,与警察武斗,工人们也举行了罢工。这场横扫一切的风暴,几乎造成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垮台。最后,戴高乐勉强平息了风暴。
    然而,这场风暴的影响却漂洋过海,传到日本。在美军占领的这块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一批学生,看到了社会的弊病和空虚,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迷惘,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新左派运动又在日本列岛兴起。京都大学、明治大学等是左派学生最集中的堡垒。学生们不断走上街头示威,并同防暴警察发生冲突,向警察投掷燃烧弹。
    由于当局的压制,一些人走上了武装化道路。1969年,由激进的极左学生组成的“赤军”诞生。赤军的纲领是建立所谓平均主义的工人世界,打倒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他们相信,实现革命的途径就是进行恐怖主义暴力活动。由于目标是崇高的,所以任何恐怖主义行动,无论多么残忍,无论多么鲜血淋淋,也不论是何人受害,在他们眼里都是无可非议的。
    赤军在国内遭到镇压的情况下将目光转向了海外。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在1970年劫机到了朝鲜,一些人在1971年先后到了中东,与当地游击队战斗在一起。其核心组织有15名成员,总人数如今约为100人左右,根据地为叙利亚控制的黎巴嫩地区,如贝卡山谷。其他成员分散于叙利亚、利比亚、欧洲和东南亚等地。赤军领导人为重信房子和冈本公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