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日

我又回到了福州。其实我还是很喜欢福州的。

福建人大都很热情,不像某些上海人那么排外。

国庆七天,说是回去过生日的,其实有几个人没请,都是比较要好的人重要的人,因为没有办法聚成一桌,那么零散倒不如不请了。

这不是说我请了的人就不重要。

感觉像是偷来的七天,每一天都用的惶惶不可终日。大吃大喝,拼命地玩,连睡觉都舍不得。非常喜欢回家。男朋友高兴的时候会叫我“姚小喵”、“小喵喵”,我特别喜欢,感觉温柔的能掐出水来。还可以去妈妈那边蹭蹭,爸爸早上带我去吃面条。

但我还是说不出“宁可回到高中”这样的话来,其实我还是喜欢现在的。就像开头第一句那样。“还是”这个词很微妙的,我的意思就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喜欢。每一次重逢和离别总是能带给人更多的思考,也只有这种时候能够安静的反省自己的生活。

母校校庆的前一天我去看了。焕然一新,到处是彩旗横幅,但是操场上大屏幕下的排练听上去很刺耳“快一点,你们是傻了么?!造型呢?!站在那里发什么呆啊!”整个校园回荡着这样怒气冲冲的号令,穿着新校服的学弟学妹就被吆来唤去。我和我男友面面相觑,排练的指挥未免过于凶狠了一点。乒乓球桌也从水泥台子更新到了真正的球台。正门口开始安插一些签到处,我们淡淡一笑~不会是按照“清华”、“北大”、“南大”、“东南”……什么的签到吧。但是一看牌子,原来我们还太年轻了,原来是按照:“国资委”、“镇江市人民政府”、“常州四建”……等签到。

正门出来的时候,有一块牌子倒在传达室边,上书“骑车和步行的校友请从老校门进入”。所谓老校门,就是后门,一个比较小的门。

真正第二天校庆,我远远看了一眼,但是没进去,只是吃个早饭路过,因为要等火车。

有些东西经过反复的不同角度的思考才能有一些接近事实的真像。

比如,在镇江提到“我女儿在镇中上学的”,对方就会肃然起敬。

再比如,在南京大学开的物理夏令营上,启东中学的女生淡淡的说“哦……‘镇江中学’,没听过。”

比如说,在“南京—福州”的2001次列车上,福建妹子软软的说“诶,你是福大的哦!那你很会读书诶~”

再比如,同学聚会上,大家会问完之后茫然地说“福州是什么地方?”

……

自豪和喜欢都是很自我的事情。

怀旧和纪念也是。

 

共有 1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