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亚拉加大瀑布-加拿大侧

上周六去瀑布的加拿大侧看了一下。主要是因为有个高中同学在多伦多定居,一直打算去拜访,但是疫情很麻烦,最后就约在边境线瀑布旁见了。

加拿大旅游签证刚来美国就着手办了。虽然在疫情期间,也是可以办旅游签的。先网上填一些表,然后找打指纹的点打指纹,申请通过以后把护照寄到LA或者纽约的大使馆贴签。收到返回的护照时已经圣诞了,那些天雪特别大,再加上准备不充分,就没去。

后来同学买了点美国的衣服让我带过去给他,所以一定要见一面的。

加拿大入境要求72小时内的核酸检测,所以在周四下午做了测试。测试现在都很贵,一般225刀,免费的也有,CVS之类的,但是出结果很慢,可能要一周。最后还是去了一个收费的地方做PCR,据我的老板说保险是包费用的,目前没收到账单,不知道到底如何。

大体的计划是,男朋友会开车把我送到瀑布。彩虹桥连接美国和加拿大,我自己步行穿越桥。而我同学从多伦多坐两个小时车到瀑布,然后再打uber来彩虹桥。

前一晚都有点没睡好。更无语的是,在高速路上有一段限速55,开的72,警察追上来,停在应急车道被开了罚单。当时还下着漫天大雪,有点凄凉了。

到了彩虹桥,找了一阵子才找到人行道。

有个门,可以直接走入。很奇怪的,上桥没人管,只说要准备好加拿大的入境证件再上桥。后来我才发现这个门出去容易,没有回头路。要另外从旁边的美国入境检查office回。

走过狭长的通道就上桥了。风特别大,冷的刺骨,帽子都要被吹飞了,只能用手按着。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变成了深红色,手上肌肤的纹理变成了密密麻麻蛛网一般的白线。冻得没有知觉了,哆嗦着点开手机,手机反应也很慢。但是景色是真的震撼。

尤其是河流上的洁白的浮冰,同水的颜色两相映衬,冷酷又深邃。

这是边境线的牌子,回头的时候我才注意到,补拍的。

桥上只偶尔有一两个车。除了去加拿大的时候,对面走过来一个高个子的男人。可以说几乎没有行人。抵达之后加拿大的入境office很和善,只问了来干嘛,什么时候走,有没有要见的人,就放行了。

到了加拿大侧,回望可以远远看到瀑布。

我发现不同于美国侧的萧条,加拿大侧非常繁华,吃喝玩乐高楼大厦。同学接到我以后,我们准备去吃午饭,他定了一个日料店。以来路上全是游乐场,跟美国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中午点了久违的天妇罗,虾的质量太棒了。和同学聊了聊近况。他高中就来了,后来上了多伦多大学。现在在这边结婚了,也弄了绿卡,房子买了,都安定下来了。能见一面属实不容易,以前回国在镇江见,也许是五年前?或者更久远不记得了。有一次他从加拿大回国,我在福州上学,他去福州找过我玩。平时没事也不联系,但是交情一直都很好。

吃过饭又去瀑布附近走了走。越靠近瀑布,雪下的越大。最后是铺天盖地的雪,有些甚至是雪团,球状棉絮一样的东西,劈头盖脸的糊过来。瀑布都快看不见了。真的很震撼,冬天的瀑布别有一番风味。美是真的美,冷也是真的冷。

同学冷的吃不消,就没有再靠近,往彩虹桥走,回头了。

在免税店买了他推荐的冰酒和枫糖浆。付完钱工作人员要送我上桥,就和同学分开了。工作人员是个大妈,她问我有没有一刀(加币)。我身上一分钱没带,只有信用卡。她说出境自助口要投币一刀。然后我语无伦次,她说要不要带我去取现,就往回走,后来她又说算了,在免税店跟同事拿了一刀送我过去了。

我很窘迫,我问她有没有BOA的账号,转账给她。她只说不用不用,希望我把这个一刀传递给下一个有需要的人。好人,感动。

走过桥,到了美国入境处,被荷枪实弹的警察查了好一会文件。问国籍,在哪住,干什么的,去加拿大干什么的,在加拿大呆了多久。比起加拿大的入境,美国真的不太友好。

回到瀑布萧条的美国侧,好像又从高级生活落回了贫苦县城的现实世界。破烂的公路,废弃的房屋…

共有 6 条评论

  1. 这一趟值了,至少让国内小伙伴看到冰封的大瀑布。反正我是第一次见到。
    美国检测这么贵,国内免费的而且24小时苏康码就显示出来了。自费10元的话更快,几个小时吧。

    来自江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