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学校小门有感

前两天下班的时候从学校小门出,这个学校有一栋小宿舍楼在小门附近,寄宿的学生不算太多。

门口停了一辆车,旁边立了个男学生,长得高高的,背了个傻不拉几的书包,就呆站着。他短发的妈妈倒是瘦小,看样子是送他来上学,正在艰难地从车里搬一箱东西出来,一边还在说:这个你每天早上要喝一罐。

是用日语说的。我日语不太好,但是我耳朵比较好。

天色比较阴沉,又是傍晚了。当时就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一是觉得全世界的父母都差不多,二是觉得自己好久都没见到这种情景了,不论是别人,还是自己身上。

有点孤独吧。

这样的感觉大概也发生在前段时间,某天要周六去学校做实验。我突然很担心,一个人在实验室出了事怎么办,突然很怀念以前读博的实验室的助教,只要有学生,他就会在实验室等着,不论是平日晚上的几点,还是周末。他总是说要保证我们的安全,不能让学生一个人做实验。

现在我自己就是助教,总觉得依然还是个学生,距离上次有人保护我做实验也不过刚过去几个月,而我也没有那个心情和能力保护别人。身为独生子女,大抵都缺少一副关怀别人的古道热肠。其实某些时候,是因为总在辗转漂泊,便不愿与人深交,名字、生平、喜好…知道的越多,就像人与人之间的胶水,分开的时候,何必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

共有 8 条评论

  1. 1996年,我父母分别34、32岁。
    带着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
    如今我也到了他们这个年纪,总觉得自己还很小。
    可能毕业之后就回来,一直在他们身边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