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日游匹兹堡

独立日7月4日是美国的国庆节,有一天的休假,今年正好在周一,所以加上周末有了一个三连休。本打算去附近的Costco买东西,但是听周围朋友推荐,决定去匹兹堡转一转。

驱车将近四个小时,逐渐从平原进入大山。抵达匹兹堡的时候,穿过山体隧道,沿着横跨长河的立交桥,却开到了一栋大楼内部。整座城市的气韵神似山城重庆。

首先参观了这个亨氏番茄酱博物馆。

馆内有好几层,每层介绍了匹兹堡这座城市的光辉历史。最引人注目的是番茄酱这一层,介绍了亨氏基团如何发家,壮大。

还有一层是介绍以前时代人们的生活用品,这里看到的是烫发机,我觉得很有趣。第二张图是结婚的婚纱,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款式不算华丽,也看不出婚纱的样子。

匹兹堡以前是一座大型工业城市,有煤炭、铁矿,有过辉煌的过去。老照片显示了火车站拥挤的人群。

一楼展示了一位特殊“画家”的画作。他是一个苏格兰移民,来到匹兹堡做铁路工人期间,自学油画。画中风景是当时的匹兹堡。

从博物馆眺望外面的街景。

博物馆所在区是downtown,算是以前的市中心。沿路的建筑有些破败,但是为了振兴旅游,也做了一些设计。


皮特堡的旧址上兴建了博物馆和公园,也是河流交汇处。我们在公园转了转,有很多小兔子。喷泉开着,阳光正好,周围很多嬉戏休闲的人们。河里有好些私人的船只,也有租用的,特别有趣的是图中最右可见的那种带一把草顶的四方形小船。已经很难称之为船了,中心是一个吧台,出售饮品,四周是靠坐在吧台上的人,好不惬意。

我们徒步走过跨河的大桥,对岸就是一个电梯了,这里可以登上华盛顿山的山顶,一览匹兹堡城市风貌。

登顶以后的景观令人振奋。下方的红色小缆车就是我们刚刚乘坐的。

山上土地资源紧缺,风光又好,所以大多是富人的房子。不同于美国常见的宽阔粗犷,坡地上的精致小楼,随处可见的花丛,都很像日本的景象。可见并不是国别决定建筑社区风貌,钱和地形才是最关键的因素。

夜幕降临,喷泉,体育馆,大桥,各处都装点上了灯火。

远处有几个点因为独立日,正好在放烟花,看了一会儿。又因为站的极高,烟花看起来并不壮观,反而迷你可爱。

等待缆车的的间隙看到了一幅画,描绘了匹兹堡不同时期的样貌。

第二天我们去了一个地标建筑,也是匹兹堡大学教学楼:学术殿堂(Cathedral of Learning)。外面花园流水,城市风貌很漂亮,还有大团的绣球簇拥着。离开日本以后,很久没有见到这样漂亮精致的景象了。据说里面很像哈利波特电影中的霍格沃兹,可惜是假日,无法进入参观。向高层望去,依稀可见窗户上挂着一排排空调外机,虽然有点煞风景,但也能理解,以前的人建造的时候一定没有设计中央空调系统吧。

附近就是卡耐基梅隆大学,经过桥的时候发现上面挂了很多锁,应该是毕业的学生留下的。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同心锁。

然后我们去了植物园。植物园不大但是还算又有趣,按照莫奈的各个画布置了模拟的实景。尤其是这幅餐桌,不仅斜置了餐桌,甚至连画中上方的红绸也 布置了。

其中还有一个小植物厅遍布蝴蝶。里面有三四个箱盒,其中悬挂着各式蝴蝶茧蛹,正在孵化。

这个植物园的兰花种类很多,曾在营销号上见过这种像一个穿裙跳舞的小人一样的兰花,这次总算一览真容。还有黄色橙色多种颜色。

 

总结:可能是因为去的天气好,目的也是游玩,所以我对匹兹堡的印象很好,感觉是一个宜居的中等城市。以匹兹堡大学和卡耐基梅隆大学为中心,这个城市看起来更像一个放大版本的大学城。作为一个成功转型的铁锈带工业城市,匹兹堡给了我一些意外的惊喜。但是考虑到就业地理条件、娱乐,这里还是欠缺了一些。

共有 8 条评论

  1. 风景好好,从文风上看感觉到了美国之后文风也变得愉快了很多,没有在日本时那么“压抑”。
    说起来我想从现在的研究室跑路了,老板人品和学术上有问题。但是也不知道其他学校(阪大)物理那边是否好考。
    日本还是物质生活方便,但人际交往过分压抑了

    来自日本
    1. 在日本换学校其实挺困难的,因为都是有团体的,很难接受外人,除非是“朋友”的熟人或者是推荐来的。尽量避免非常传统的日本实验室,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那种比较开放的老师,东大京大都可以试试。多问多联系,总有愿意接受你的。只要过得不开心,就换地方,没什么大不了的,加油

      来自美国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