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忙的武汉游记

3月8-10日,我在武汉呆了三天两晚,陪同别人去见一个院士。顺便匆忙地游览了武汉。

动车经过跨江大桥,作为长江边长大的人,第一次见到上游的长江。同一条江,孕育了不同的城市。

看了下地图,发现武汉非常大,比我过去见过的省会,比如南京、福州之流要大很多,并且湖泊众多。我刚到武汉就感觉绿荫环绕,植被与南京类似,但是湿度更高,湖北不愧是千湖之省。

住在华中科技大内部的宾馆。一开始在二楼,后来换了个大点的楼上的房间。房间有些旧了,以前住过广西大学的宾馆,又新又豪华。华中科技大的这个实在不能打,优点大概是房间里绿植比较多,还配了台式电脑。

第一天到了以后,晚上游览了江滩。

江滩边有很多这种装饰霓虹灯的建筑,刚看到的觉得非常赛博朋克。

过长江大桥,上面夜点缀了很多灯。

路过江滩边的建筑,司机师傅是个老武汉,说这片原来是租界,现在也算是武汉商业最繁华的地区。

我们让司机把我们放下来在江滩边上走走,司机很自豪地说这个江滩的绿道是政府为了市民娱乐休闲建造的,是大家平时的好去处。这里是横渡长江博物馆,毛主席曾在这里横渡长江。江滩边上还可以见到码头,据说以前非常繁华,没有铁路的年代,都是要从武汉坐船去上海的。江边修了很高的堤坝,说是三峡大坝没有建起来的时候,这里年年都是抗洪前线,有了三峡再也不发洪水了。

远远看到有个建筑上滚动播放一些城市宣传广告。“英雄城市,樱你而来”。说实话,我觉得有点俗气,也许是配色的原因。

江滩上的建筑的装饰灯都是联动的,会以起变化出不同的颜色。师傅说今晚景观灯没开,不然两岸灯光比这个还好看,长江上发光的游船提供两江游览娱乐项目,我们没空就没有乘坐。

长江大桥和岸边小船。江滩的广场可以向下直接走到长江边。我走过去撩了一下这对于我来说“上游”的水。闻起来没有任何味道,比下游干净。

非常离谱的是发现江滩上有人写了“大海”两个字。

然后我们来到了【汉街】。这是一个仿民国建筑商业步行街,和国内大部分商业步行街没有太多的差别,就是很多店,很多吃的,还有人卖唱。发现这个周大福,建筑装饰很特别。

第二天去了湖北省博物馆。非常遗憾没有买到编钟表演的票,只能在里面随意转转。我很吃惊的发现这个博物馆里面的青铜器好多。

介绍各种青铜器的作用,学习了一些不会读的汉字。

部分青铜器。

这里主要展示了曾侯乙的青铜器,图中为九鼎。

这是展馆之宝,越王勾践剑。当时进去就产生了疑问,越王的剑怎么会在湖北楚国?不是应该在福建么?就算败给吴国,也不该在这里啊。看了一下展品解释,说是墓葬发现的,可能是婚嫁赠送的。这…总觉得不可思议。

镇馆之宝,整套的大编钟。负一楼演奏用的是复制品,真品仅供展出。

这个青铜器也让我非常震惊。虽然看着有些密集恐惧,但工艺实在精巧。仔细想想,如果是脱模铸造的,这些沟壑恐怕难以脱净;如果是手工捶打弯造的,那真是不可想象的繁复。不禁惊叹古代工匠的好手艺。

这是我最喜欢的展品,这个龙好像在笑。造型简约,因为当时工艺的限制而阴差阳错铸成了具有现代风格的龙脸,很可爱。

从博物馆出来以后去了东湖樱花园。因为疫情控制、门票改预约等一些列操作,武汉大学出入很麻烦。司机师傅又说本地人一般去东湖,品种多,景色好,我们就去了东湖。正好赶上第一天夜场开放,还有领导来剪彩武汉樱花节开幕。

园内亭台楼阁,喷烟雾,仙气飘飘,还有表演。

买了一个打卡用的冰棒,对口味并不抱希望,出乎意料好吃到爆炸。已有早樱开成林,非常漂亮,与日本吉野樱的感觉不一样,颜色更浓郁一些。

夜景主要看灯了,花看不清楚。塔上还有灯光秀表演。

第三天早上去了黄鹤楼。

从白云阁可以眺望到黄鹤楼。当时心里唯一的想法是:这个黄鹤楼真的好黄…

走近一点看,好大!我们必须说到黄鹤楼的著名诗歌:

黄鹤楼
唐·崔颢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以及

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唐·李白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我只有一个问题:江呢?镇江的北固楼可是在长江边的。根据诗里写的,这个黄鹤楼可不是也在江边么,所以长江是改道了还是怎么的?查了一下发现非常离谱的事:这个黄鹤楼是假的!真正的黄鹤楼已经烧掉了,就连承托黄鹤楼的小山丘都在建造长江大桥的时候被炸了,长江大桥的桥头就是黄鹤楼原址。

图中楼前葫芦一样的三个球球,就是真正的黄鹤楼的尖尖。

现在的黄鹤楼在新选址的蛇山上,有电梯,是混凝土结构的建筑,而且比以前的大好多。登上去以后可以遥望长江大桥。就真的蛮不错的,大家开心就好。

也许是我玩的太匆忙了,打开方式不对,武汉这个城市可能适合更慢的游玩。

相关地点

共有 27 条评论

  1. 写了一半突然没了@@……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只能重写……


    「我走过去撩了一下这对于我来说“上游”的水。闻起来没有任何味道,比下游干净。」
    这么干净了么?2011年我去了同一片江滩,臭不可闻……

    「我很吃惊的发现这个博物馆里面的青铜器好多。」
    湖北省博物馆可是青铜器大馆,原因是楚国都城郢就在湖北省江陵县(如雷贯耳的荆州市辖)。另外西北面有随州曾侯乙墓。博物馆去到就是赚到了。

    「展馆之宝,越王勾践剑。当时进去就产生了疑问,越王的剑怎么会在湖北楚国?不是应该在福建么?就算败给吴国,也不该在这里啊。」
    当时越王尤其是勾践和儿子鼫与(但所有青铜剑上铭文写的都是於睗,我感觉应该是司马迁《史记》记错了)铸造了一大批青铜剑用于赠送各国君王与达官,可谓最早的“礼品外交”。
    非常遗憾,江苏省目前还没有出土过越王剑。倒是湖北(楚)、山西(晋)、山东(齐)出土了不少。

    「虽然看着有些密集恐惧,但工艺实在精巧。仔细想想,如果是脱模铸造的,这些沟壑恐怕难以脱净;如果是手工捶打弯造的,那真是不可想象的繁复。」
    铜尊盘,酒器,尊与盘都有“曾侯乙作持用终”七字铭文,是镇馆之宝之一。就是失蜡法铸造的。说到繁复,忽然想起当年同游的女伴幽幽的一句“男人真是太可怕了……”

    「从博物馆出来以后去了东湖」
    巧了,当年我也是。

    「园内亭台楼阁,喷烟雾,仙气飘飘」
    这照片拍得绝美,欣赏了。十几年前就是破滩涂,相当让人失望。

    「第三天早上去了黄鹤楼」
    天气不错。当年我运气很差,每天都在下雨,潮湿烦躁。

    「必须说到黄鹤楼的著名诗歌」
    李白之所以不敢写七律,只敢写一首绝句,纯粹是因为他自己说的“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题诗在上头”。

    「真正的黄鹤楼已经烧掉了」
    我博文章里搜集了1870年代的黄鹤楼照片。比假黄鹤楼震撼许多。

    「也许是我玩的太匆忙了,打开方式不对,武汉这个城市可能适合更慢的游玩。」
    还有很多地方,什么户部巷啊,武大啊,辛亥革命博物馆(鄂军都督府)啊,有机会可以二刷。

    来自江苏
    1. 这么干净了么?2011年我去了同一片江滩,臭不可闻……
      -干净的,没味道

      当时越王尤其是勾践和儿子鼫与(但所有青铜剑上铭文写的都是於睗,我感觉应该是司马迁《史记》记错了)铸造了一大批青铜剑用于赠送各国君王与达官,可谓最早的“礼品外交”。
      非常遗憾,江苏省目前还没有出土过越王剑。倒是湖北(楚)、山西(晋)、山东(齐)出土了不少。
      -学习了

      这照片拍得绝美,欣赏了。十几年前就是破滩涂,相当让人失望。
      -没有去东湖,去的东湖樱花园,收费的

      我博文章里搜集了1870年代的黄鹤楼照片。比假黄鹤楼震撼许多。
      -白云阁内陈列了各个时期的黄鹤楼照片、绘画

      还有很多地方,什么户部巷啊,武大啊,辛亥革命博物馆(鄂军都督府)啊,有机会可以二刷。
      -路过武大、纪念馆,没去,但是我觉得自己不会再去这里第二次了,我觉得这是毫不吸引我的一个城市

      来自美国
    2. 清咸丰六年十二月(1856年),太平天国起义军为保卫武昌城与清军激战,黄鹤楼毁于战火。
      所以要用发展得眼光看待黄鹤楼

      来自美国
  2. 「越王的剑怎么会在湖北楚国?不是应该在福建么?」
    纠正一下,越王都城不在福建,在浙江省绍兴市。至今绍兴的会稽山还留有勾践卧薪尝胆的传说。

    来自江苏
  3. 印象非常深刻,有一次坐火车慢车路过长江车上两个熊孩子对着长江大喊“大海,大海!妈妈大海……”当时内心甚至还生出一些感动

    来自北京
  4. 武汉真的好大,也跟我有点歪的童年记忆有关,小时候在姨妈家玩,去趟家乐福要坐1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我每次都能睡着 :!:
    (后来才知道因为姨妈家住在开发区,那时候配套还不太行……)

    来自广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