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寺与唐招提寺

搬到奈良以后发现周围的寺庙特别多,起了探访之心。而在众多寺庙中最为显眼的就是药师寺与唐招提寺。这两座寺庙正在电车的沿线,并且紧邻。甚至在电车上,远远就可以看到药师寺成片的恢弘的古建筑。所以十月二十日,我去拜访了这两个寺庙。

如果住在日本,稍微留意就会对日本的历史略知一二。大体上可以划分成三个时代,奈良为首都平城京,京都为首都平安京,以及东京为首都江户的时代。其中以奈良时期最古,也与中国唐朝关系最为密切。奈良的诸多寺庙即为见证。

药师寺正是南都七寺之首。药师寺起源于比平城京更早的藤原京。藤原京位于奈良南部的橿原市,是天武天皇时期的首都,后来才迁都奈良市有平城京。药师寺据是后来迁址到奈良市周围的,可谓历史悠久。药师寺属于南都六宗中的“法相宗”。我前几天去的九品寺属于“净土宗”。法相宗供奉“玄奘法师”为始祖,也是唐时期最为流行的宗派。那时候,日本很多“留学僧”,三藏就是那个时候在奈良的兴福寺和药师寺开展传教活动。

药师寺本来是持统天皇为祈愿鵜野讃良皇后病愈所建寺庙,历史上多次毁于大火又重建,现在这个也翻新作品。门票1600日元,我觉得太贵太坑。

伽蓝在日语里面是寺庙建筑群的代称,我感觉中文里用的挺少的。

园内建筑气势恢宏,风味有点…京味。

进门以后人挺少的,主要都是善男信女,像我这种工作日来访,还是单人年轻女性显得很突兀….

玄奘塔,看起来跟背景天坛有点相似。上书“不东”,不知道什么意思。

有个讲堂正在讲课,里面乌压压全是学生,外面有些场地服务人员坐在走廊休息。红柱走廊,还真有点故宫那深宫大院的味道。

桂花开了。但总体感觉这个建筑群全是水泥砖低,看不到什么植物,就是让人感觉很大,压迫,气势恢宏。可能对于日本人来说很新鲜 ,大!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这种手法在中国极为常见,会觉得,emmm,并不感冒。

金堂。

崭新的西塔。其实东塔更古老,是真物,并非重建,然而东塔现在又在维护,看不到。和中国的塔下大上小不同,日本的塔一般上下差不多粗细。另外一个比较明显的区别就是宝顶,中国的塔顶较短,日本却一般很长。

寺庙微缩图。多参观一些日本的寺庙以后就会发现大一点的寺庙都很雷同,基本都会有两个塔,金堂,大讲堂,食堂。看完以后没啥特别的感觉,就是很大,很新,不错不错。

——————唐招提寺的分割线—————-

出了药师寺大概向北走二三十分钟就到了唐招提寺,那么,唐招提是谁呢?鉴真和尚。鉴真东渡的那一位。

路上还看到这个,挺有趣的。

鉴真和尚是唐朝著名的得道高僧,受日本邀请,多次前往日本传道。然而由于官方和非官方的各种阻挠,第六次才成功抵达日本。第五次甚至路途中染疾失明,也有流落海南岛的时候。他来到日本以后,受到天皇极高礼遇,在奈良东大寺做主持,一度成为日本佛学国师,传授了很多大唐的佛教建筑医学知识。这唐招提寺座寺庙也是在鉴真的主导下修建而成。

唐招提寺信奉南都六宗的“律宗”,祖师鉴真和尚。门票1000日元。

 

进门以后就感觉非常幽静,走了几步可以看到这样的莲花形状的缓和的喷泉,中央有小汩水涌出,花瓣边缘细流不断。

寺庙的钟。这个钟完全不同于药师寺的硕大和威压,反而掩映与树木之间,既庄重又慈祥。

金堂是真品,木质结构的走廊给人沉静肃穆之感。

金堂内设木像千手观音,也是真品,但是不能拍照,就拍了介绍图。观音的手造型各异,数目直逼千手,令人惊叹。最难得的是木质建筑和木质雕像可以从唐朝时候保存到现在,很不容易。

穿过建筑群,左手边有一条小路,上去就看到戒坛了,虽不能进入,可从门外略窥一二。

 

寺内植被掩映,引有莲花池,颇有江南风情。后来细查才发现,鉴真竟是扬州人,难怪寺内景致颇为眼熟。这座寺庙也是日本极少数的没有塔的寺庙,完全照搬了唐朝江南寺庙的风情。寺内右边设一小格,名为开山堂,内供奉鉴真和尚坐像。真品被保护起来,只有特定的时间会拿出来供奉,这里是一个影印版本。开山堂外有日本江户时代著名诗人芭蕉来参拜唐招提寺时留下的俳句石碑“若葉して御目の雫拭はばや”,意为:新叶呀,请你拭去鉴真和尚双目中的阴翳吧。这是在感慨鉴真和尚为东渡日本双目失明之事。与古人共同参拜一地,常常让人摒弃了横亘其间的时间,一旦地理上联系起来,就仿佛也心意相通了。

 

继续深入,可以见到这样一条长墙,古意颇重。

进门一探,便惊诧了。古木参天的幽深树林且不论,最抓人眼球的还是地上如同绒毯一样的苔藓,连绵不绝,如潭水般缓和宁静。林中鸦雀无声,让人也不自觉地放轻了脚步。

穿过树林,一汪小池环抱着一颗小岛,岛上就是鉴真和尚庙了。如此造景,与江南园林手法别无二致。岛上入口处设一洗手池,极尽幽静之美。

看完两座寺庙,更喜欢唐招提寺。只可惜药师寺名声更胜,许多人甚至没有去过唐招提寺。我在谷歌上传的评价,唐招提寺的阅览量极低。与去过两座寺庙的日本人攀谈,也觉得唐招提寺更好些。

共有 7 条评论

  1. 足不出户游览日本古寺,爽啊!

    学生为什么要坐在散水的阴沟上……

    “宝顶,中国的塔顶较短,日本却一般很长”,并不准确,国内现存两宋(以及按照两宋样式复建)的古塔塔顶一般都比较长。国内比较少的是四角塔,六角和八角比较常见,而日本很少有六角和八角吧?话说日本不是也忌讳四么?

  2. 我对药师寺有印象是因为之前读玄奘法师的书,感慨他创立的的唯识宗(我不喜欢法相宗这个「现代化」称呼)在三代就失传于中土,今天只有興福寺和这个药师寺如今还在传承玄奘及弟子窥基的法门。
    我虽然是不信教的,只是把玄奘法师当作古代翻译家看,也唏嘘于此,中国普罗大众熟知的三藏法师,我们对他知之甚少,甚至不比昔日留学僧的传承,这显然不能全怪唐武宗一人。我印象中सँघाराम译作伽蓝的最初,也是玄奘法师提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