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的这个时候,我坐在从南京地铁的一端到另一端的的车上。

第一次那么真切的感受到离开一个人的痛苦那么沉重。固执的肉体坐最后一班地铁到了迈皋桥,心跟着她那班地铁反向行驶。只是刚到站,难以忍受的头痛、胸口的撕裂感、彻骨的冰寒都席卷而来,那种感觉永远的铭刻在心,甚至如同对于死亡的恐惧,在那一刻我就要断定死亡已经占据我了。

然而不是,不知道这是种庆幸还是遗憾。

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回去找她。拦了的车,不停的电话、短信、QQ,对着一个关机的号码。五十分钟的路程,每一刻都是煎熬。

在之后的四个小时里,在不曾停下的脚步里,我用每一个五秒来欺骗自己,下一个五秒就会找到她,在那个快餐店吃着东西,在那个网吧角落的座位上安静的睡着,在那个十字路口面对着我走过来。她存在我的每一个五秒里,却没有一秒在我的眼前。

最后一个五秒,我上了去南京站的地铁。

我不明白我当时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在那个陌生的地方,一个人走陌生的旅途,换来的也只是陌生的未来;我不知道我有那么多的疯疯癫癫也说,不知道我要在没有人的大路上嘶吼着我最爱的《知足》;我不清楚为什么这整整一个月都和那天一样,一天天的拎着一瓶可乐,一天天的在这本该闷热的夏天穿那么多害怕寒冷,一天天的在最深的夜色里沉醉在天泛白的时候累昏过去。

我是个彻头彻尾的错误,可我纠正不了。她在肯德基的角落睡了一整夜,那里是我找她的第一站,也许我离她最近的时候甚至只有两三米,就是这样,我花了四个小时,没找到那个黑暗里的精灵。多么可笑的结局。

真是多么可笑的结局。。。

共有 14 条评论

  1. 看见你写文了我激动得直接在物理课上炸了~~!
    我想,如果是独自流离,寻找可能近在咫尺的人,唱着歌抱那么一丝希望,然后连上天都不给我机会找到他。我鼻子酸,喉咙哽咽。
    真正体会到绝望的人不多,我们也不愿意让自己绝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