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及本质。

来晒个猫咪吗?

“给亲爱的你,我迷恋的笔。”

我们总有那么多为难的事。

歌声像筛子,慢慢筛掉夏天碎掉的颗粒。胸腔左边那颗跳动的玩意酸酸地发蒙。旋律刺激听觉而常常文字带来的刺激总能更尖锐一些,因为我们用语言沟通,这被称作打动。

 

「匆匆。」

我想你要走了。原谅我好了,从你来写到你走,这个草率的故事容许我最后自私地尝一尝,妄想的味道。

这一个匆匆的假期。匆匆过去,我们匆匆见上几面。

你匆匆离开,我匆匆地拿出对你的爱情嗟叹一番。不美好的事情留存的痕迹不深,它们存在几刻,让我匆匆流了点眼泪。这样的日子雨也乐意匆匆地下,星也不愿多做停留。苍穹温柔覆上匆匆书写的光点,每一个时刻移动的光,这里变浅,那里又深。

很多人喜爱的夏天,匆匆光线不等绿意。

我们认识相爱又分开的日子匆匆过了七年。

最后是谁被谁包裹的问题。你被我的无赖包裹,我被你的生疏包裹。人们被生命包裹,我被白日梦的柠檬色光线包裹。自由快乐包裹你,你的微笑包裹了我,我包裹了鼻尖猫咪的气味和手中的诗。我再用诗包裹你。我拿笔的手里,握着你的诡计。

蝴蝶夫人无知而专情。但我为她辩解,她不过是有一间乱糟糟的屋。

她心知肚明义无反顾,这是她的不得不。她不得不白费了等待,尝殆尽的心寒。乱糟糟的屋子,也不爱别人来整理。

暗夜说我走错了屋子。保护自己其实最重要,不会心寒。

 

 

「不说话的生物。」

我发现青峰运气很好。大致是他脾气好的缘故。也不是脾气有多好,爱发脾气的青峰很温柔。青峰尖锐,敏感,温柔又诱人。

下午的时候会希望阳台上的植物能更绿一些。唱歌给他们听,浇水的时候讲讲话,摸摸他们折下来还是顽强生长的叶子。会想,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弹琴的时候爱和它们说话,总说更多的演奏和更细致的保护会让琴音变得美妙。南方潮湿的空气里,会希望我和琴的谈话顺势木头质地变化的方向。会想,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写下这些的时候,手边睡着的猫睁着迷糊的眼睛抬头看我,侧了个身伸出一只爪子。我握握她软软的小手,就想,哎,泡泡能听懂我说的话吗?

变得柔软不一定代表变得苍老而世故,尖锐跋扈也不代表心灵的年轻和单纯。我在成长,可我也希望我的心灵不会腐坏。我的脾气依旧锋芒毕露,可是。

希望能怀有这些善意。对于这些不说话的生物的感知和体贴。我希望能做一个善良的人,希望能变成青峰那样温柔的人。希望能不要忘记青峰的歌里写到的包容和接受。

希望能成为一个好运的人。遇到一些事物慢慢走向你,然后被温柔地放在心里面。

 

有些我们丢掉的,我们应该慢慢捡回来,不论这个过程有多慢。有些我们紧握的,却要扔掉?

温柔地坚持,我多希望这是我多年前就已学会的事情。

我想要打动你们。

 

「线香花火。」

我决定先认错,为那些终究要犯的错 。我走音 ,而且无法重复走过的音 。

太多次了,我写过太多次那场烟火。

我仍然总是这样。那一次我们唯一流连的线香花火,万人徘徊的江路,忍不住要写到,多冷的空气都要记得写到。我最局促的手要写到,我最不安的心要写到,你最暖的怀抱要写到。

我热爱触及本质而已。请你允许,我把这些变为抽象。

我想打动你。

共有 15 条评论

    1. 说的这么悲剧。明明写了很积极的一篇文的说。看来没人看懂这篇文章啊,这种文字难写也难看。。。

    1. 。。。以为现在那种晦涩的感觉已经没了。。。后来写文章用再多暗喻,也不会再写一些晦涩无关的话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