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出来的两个小时。

如果注定是一葉短箋,你會如何收藏我?

失眠了很多日子。

感触的时间点太多了,那些被触动的时刻像不合时宜又找错位置的烟火,被冷漠地欣赏又冷漠地遗忘,放完什么都没有。感触纵生一刻总会想要写点什么,这个或是那个主题。想想罢了,没有真的去写。

 

 

我们常把这个叫做因缘际会吧,简单看起来这样就算是。譬如,想写食素很久,可上一次这个念头冒出来时我正坐在抽水马桶上读《普米森林》,随后这样的想法被我一同从下水道冲走,再一次。又譬如我在看见青峰那两句话的时候,正拿着手机躺在柔软的被窝里,可以一字一字记录我想说的。

那些被堆积的念头,大致是因为懒惰而被丢弃。很多东西,只适合说给恰好的人听,说既可以,再写就无谓了。潜意识里就把想写的迅速草稿一遍,觉得乏味或是不擅长,不愿再就此谈些什么,就又在十分之一秒内弃掷不顾。

 

我过滤了这十分之一秒的犹豫不决,自认为我想就此着笔的原委,是因缘际会。

 

我正巧有还不想入睡的心思,消磨蹂躏这多出来的两个小时。

 

 

“只忙着核对 预设情节,和现实的你脱轨。”上次听王菀之的《学会》,体会到类似顿悟的情感。

我日复一日地独自行走,我慢慢习惯,忘了他的模样,忘了他的眉眼,忘了他的声音,忘了想和他并肩的片刻欢愉。

那人被我安置在一个地方,那里没有时间,也没有改变。被爱包裹的另一个空间,全部全部。梦境虚拟出的,自我暗示出的,心最深处的,我不愿被人发觉。

骗自己遗忘或闪躲,我渐渐不再去想 要与他一起走过的奢望,我改变不了什么。

意识到这些的时候,没有幡然悔悟的狂妄,只有现实无力的惝怳。这世界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草略茫昧,进退皆险。

我不知道我失去了什么。

 

神散了的双眸,看得见现实的模样吗?

 

 

岁月落笔,我站在原地,他却没有重写的勇气。我想我们是不会再相遇,若我是一叶短笺,便烧了我,成灰好了。

我们每个人都有的故事,还是我有你并未遇到的故事,或是我拥有全部为你的故事,既发生了,我写下了,因缘际会,也是随了心看见灵魂和这个世界。

我没有勇气忘记,也没有勇气不爱。就像他没有勇气飞行。但我比任何人都更明白,更体谅,更宠辱不负地爱。

若放下是化茧成蝶,现在的我或许是涅槃留尸。

可我没有下一世。

 

 

所谓醉生梦死,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共有 4 条评论

  1. 岁月落笔那一句,好遗憾的感觉。
    其实还是因为得不到才会执着于片刻的欢愉吧。我觉得,可以换一个,如果不能创造出更多的欢愉,真的可以试着换一个寄托。
    例如男生心里面从来就没有这么强烈的“非她不可”的情怀。

    1. 的确明白了,不再想要给他更多负担和包袱。也不想让自己更痛苦。
      我有了新的寄托,虽然只是一个乐团和一只猫而已。但正面的力量在前所未有地改变我。
      我只是在想,渐渐变得缓和的我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