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之中 槛之外》书评

trenton~©版权所有

看《箱之中 槛之外》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看了好几遍。

日本的小说大体都是这样吧,很琐碎,很细节的东西一点点拼凑起来,就变成了这样一种淡淡的伤感。总是觉得很琐碎,和中文小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里吧,带着一种日式的繁复还有重叠的影像感,如同油画,一层层模糊的色块铺盖上去,最后堆叠起来的竟是如同照片一般的精准清晰。

故事发生在非常狭隘的空间里,即监狱。监狱文虽然有很多,但大多是欧美版的,那样的监狱里面充斥着暴力、张扬的血腥、枪支,总是让人想到欧美的片子。而日式的监狱有一种类似日本人的安静,永远是秩序井然的,死寂的。却让我想到一个词:“静水流深”。这样苛严的制度下,就像是岩缝里长出了那种只有两片叶子的新绿的小草。

箱之中,是喜多川幼年时被禁闭的狭窄的箱子,也是这个监狱。有时候,人们不可以共富贵,但是可以共患难。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在高三的教室里,狭窄闷热还有做不完的卷子却让某种感情得以发酵,也是类似的原理吧。

堂野对于喜多川,原先是怜悯吧,就像走在街上我们听说别人不幸的遭遇,最多惋惜,却绝对不会接回家帮助他们。然而,在街上,我们可以走掉,在监狱的同一间幽室,堂野只能选择终日怀着怜悯。

喜多川的单纯我说不出,因为作者是这样用文字打动我的:

喜多川总算把头从自己的膝盖上抬了起来。没了喜多川,膝盖上马上就冷了下来。
  “我啊,都想过的。想了之后,还是就是想跟你做爱。而且我也明白了为什么我会想和你做爱。”
  堂野抬起头。
  “我是爱着崇文的,所以才会想和你做爱。”
  “你会这么说……也只是想给自己的性欲找个适当的理由吧。”
  “夫妇不是也因为彼此相爱才会做爱的吗。就跟那个一样的。我也是爱着崇文的,所以想和你做爱。”
  “不对。”吐出这么一个词后,堂野低下头。
  “为什么你要说不对呢。明明说了我是爱你的。”

如此直白,我甚至有些不敢把这些放上来,(想到爸妈还要看,紧张了)只是希望大家很认真地了解它的好。就像《惩罚军服》一样,因为是真的被打动了,所以忍不住说出来。这样的心情能不能被理解呢?尤其是在网络这样混杂的平台上。我对书中人物的小小的喜欢就像是从箱之中被释放到了槛之外,不知道是会引来更多的骂声还是能有一点点支持的声音。

“变态”。麻理子(堂野出狱后的妻子)在知道堂野和喜多川的感情时,就是这样说的呢。

Mr.X也说:变态。

耽美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呢,“耽”就是沉溺,“美”就是美丽的事物。沉溺于美丽的事物,我知道大家对于美丽的想法都不太一样。可是突破性别和世俗的界限,就像中世纪的教堂一样,努力地越建越高,拱被做成了飞升向上不断拔高的尖顶,这难道不是过执的变态的追求?曾经倒塌过那么多座教堂,才有了今天哥特式的瑰丽,变态要经过时间的检验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美好,对不对?

所以,我也不想妄下定论。

BL这一股热潮,留给后人,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文化吧。

 

共有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