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评《子不语》———谈敬畏

前两天在形势与政策课上颇为无聊,把《子不语》翻出来看一看。看这本书的想法很久之前就有过,那时候在看《都市夜归人》,里面很多引用的典据都源于子不语。“子不语怪力乱神”,而这本书,恰恰讲的怪力乱神的事情,有些小故事只是几句传说,有些则生动逼真,仿佛亲眼所见。

文章采用的是文言文,读起来需要一些文言功底,但是恰恰因为短小精悍,反而没有现代小说的冗长缓慢故弄玄虚,多了几分可以反复咀嚼的味道。这里面倒是有个故事,叫做《汝食佳乎》,给了我很强烈的印象,大致上讲的是:有个人,很不相信鬼神之说,常常轻慢鬼神。又一次外出郊游,在林间如厕,看见一个骷髅头,就把屎遗在头骨嘴中,还笑问:“汝食佳乎?”后来头骨开口说“佳”。此人吓得赶紧回家,但是头骨一直跟着他。最后他大病一场,醒来就捧着自己的屎吃,边吃边问“汝食佳乎?”,并且自答“佳”。就这样,吃复遗屎,遗复食之。然后就死了。

这个故事非常恶心,但是把我吓得不轻。因为我就是个不信鬼神之事的唯物者。小时候,我住的地方有个后山,叫做宝盖山。山的坡面上有好多野坟,有些是民国的,有些可能更久远。都是歪歪斜斜露出半截石碑那种。坟前一般有个土坑,不长草的那种浅浅的坑。我和小伙伴经常在那里烧烤,把草、树枝堆在那里点燃,然后烤火腿肠、山芋什么的。我那个时候,不信鬼神,也不懂得坟头要避讳,专门三天两头和同学约着去坟上烤东西玩。长大之后,每每说起此事,还颇有些得意:一点都不怕,我小时候就唯物主义了。

看了《汝食佳乎》,我背后凉凉的,是不是有朝一日,我也被鬼用来烤着火腿肠玩……

其实想来,我要反省自己的错误:没有敬畏之心。撇去鬼神之事不谈,人对于死者要有最起码的敬畏的心态。从物理上讲,人变老是熵增的过程,最后熵增到一定程度,不能维持机体运行,自然会死。但是仅仅这么解释,未免机械合冰冷了一点。死者都是有父母的,都是有为他的死而伤心的人的,如果对于死去的人都没有敬畏的心态,那么我们身后的人,又将怎样看待我们呢?总是有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所以比别的民族、别的国家缺失了一些什么。我想这所谓的缺失,可能就是指的这种对于任何东西都目无敬畏的感觉。也正是因为,对于任何东西都没有坚持去敬畏的根骨,才变得可以为任何东西而出卖另一些原本重要的品性。好比说,被封建王朝奴役了五千年,然后瞬时就能自然的过渡到对某些领导者的个人崇拜,然后短短的改革开放三十年,又变成对金钱的疯狂崇拜。

这种变化,太突兀。

品性过于柔软,容易拿捏改造,是好事。但是如同橡皮泥一样,反复的搓扁揉圆之后,漆黑肮脏充斥杂质,什么都有,却唯独没有形状。

《子不语》说的都是不可信的故事,但是不失为一种提醒。

共有 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