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惊艳,再见倾心———读木原音濑

初识木原音濑,是《箱之中    槛之外》。那种对日本监狱的描写质细腻,心理把握之微妙,久难忘怀。当时我只把它归结为日式小说独有的琐碎细节拼凑出一种完整画面的能力,但是再读木原音濑,才懂得,并不是所有的日式小说都能做到如此精准的刻画。

1.结构布局

最近下了木原音濑的全集。又看了两本,一本是《美人》,另一本是《黄色宝石》。都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人,可是被写的很真实很真实,尽管是细碎的事情,却叫人愿意去读,愿意去了解这个并不普通的普通人的生活。《美人》的主角是一个有着异装癖的营销部工薪阶级松冈,偶然的机遇,使他在易装成女性的时候收到了来自同公司的宽木的帮助,这样的背景下的恋爱,充满了戏剧性和矛盾,也预示着小说必然会达到的高潮———宽木知道松冈是男性的时刻。同样在《幼之眼》中设定所暗示的高潮就是哥哥恢复智力和记忆之后如何面对和自己的弟弟相爱的事实。而在《箱之中 槛之外》的高潮则是喜多川出狱的时候,过着正常人生活的堂野如何延续狱中的畸恋。

没有惊心动魄的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却是平凡人受到命运捉弄之后必然存在的矛盾高潮。

结构的冲击性,矛盾点,都恰到好处。心理描写的铺垫又是自然而然的最好过度。所以说:初识惊艳,再见倾心。

原来耽美可以这样写。

2.人物形象塑造

对于人物的把握上,木原音濑并没有着眼于去写外貌或者财富,相反的、不同于一般耽美小说的,笔下的人物都有些过于平凡,带有一些缺点,长得也很普通,有时候还有这一般人身上都可以见到的懦弱的影子。可是就是这些唯唯诺诺的小人物,在面对自己感情的时候能够在挣扎过后坚持下来,做出违反世俗礼法的事情,甚至让人觉得,即使再平凡的懦弱的人都值得被爱、值得被了解,拥有自己的特别的故事。

3.关于H部分

H的描写,“黑暗下品”,提到这个名字想必无出其右。但是那只是为了H而H。风弄其实也有那种倾向。但是个人觉得木原音濑不回避,也不迎合,属于恰到好处不落俗套的描写,符合人物性格特征与当时情境的H ,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就不够,总能恰到好处的给出点睛之笔。其实。。。《麒麟》也有这种感觉,嘿嘿。题外话,题外话。其他有些小说的H真的是过于多了,迎合读者口味,千篇一律的感觉。

4.关于结尾

总感觉故事没有写完(抓狂!!!!)但是还好吧,总是在最幸福的时候就戛然而止,这样其实也不错,总比风弄一直写一直写要好多了,因为毕竟看到了最幸福的地方,那么结束的心情也是好的,尽管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如何,“充满期待”的话,就最给人满足了。

写在最后:

所谓深刻和隽永并不是空洞的词语、华丽的语言、天马行空的故事。上书三点确实能够赢得好的销路与旺盛的人气,但是只有能够反映真实的人的生活、刻画和保留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当代气质的作品才能长长久久的存于人们的案头,供后人参考翻阅,即:使用平凡人反映不平凡群体和社会。

共有 14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