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幸运的白夜行

初看东野圭吾是从号称绝望之书的《幻夜》开始。当时只是觉得单纯的毛骨悚然,虽然随着小说的进展我也大概估计到了水原雅也的结局,但是我还是讶异于为什么新海美冬可以那么冷静的杀死对她死心塌地的水原。直到翻到那本大名鼎鼎的《白夜行》。

虽然说《幻夜》和《白夜行》号称姊妹篇,而且情节或多或少的类似,大体就是女子的心狠手辣与男子的痴心不悔。然而看着《白夜行》却更有一种让人深感困惑与绝望的力量。也许《幻夜》里的新海美冬本来就只爱她自己,雅也只不过是一颗可以利用的绝对忠诚的棋子罢了。所以当水原雅也被手枪爆炸杀死的时候她依旧可以面不改色的和有钱的老公踏上开往千禧年的邮轮。

但是《白夜行》不一样。桐原亮司和西本雪穗本是青梅竹马,为了保护雪穗,亮司甚至可以将锐利的剪刀扎进正在对雪穗施暴的父亲。他也可以为了雪穗去侵害雪穗的同学和好友,也可以为了雪穗控制善于编程的友彦去奸尸,甚至为雪穗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杀戮。

雪穗是可怜的,小小年纪就被母亲当做挣钱机器卖给那些恋童癖的怪大叔,在被一次次羞辱的时候,她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然而雪穗又是幸运的,因为她还有亮司。在大阪新店的路上,雪穗对自己的员工故作轻松的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你明白吗?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我想这代替太阳的东西,就是亮司吧。由此也许可以窥见雪穗那藏得深不见底的内心一角:至少亮司是在雪穗心中占着重要位置的。而友彦也曾经问过亮司有什么愿望,亮司这样回答:“我想在白夜里行走。”雪穗又何尝不是亮司的太阳?

也许我们每个人渴望成为气质优雅举止高贵的雪穗,然而我想我们每个人心里也藏着一个亮司啊:可以为了捍卫自己(雪穗)去杀人,去犯罪。亮司和雪穗早已经成为了命运的共同体;亮司可以为了雪穗一直像个影子一样躲在暗处。二人看似没有任何联系,但又确实是亮司在守护着雪穗,就好比枪虾和虾虎鱼,相互依存相依为命。

有人说在亮司在老刑警葉原发现一切并且要将其捉拿归案的时候,他拿出多年前了解自己父亲的剪刀扎向自己心脏之后,雪穗漠然走开,一次也没有回头,由此可见雪穗并不是真正爱亮司的。我倒是觉得这不能说明雪穗不爱亮司。因为雪穗知道,自己当今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亮司为她换来的。雪穗不是贪生怕死,只不过她想带着亮司的份继续活下去,亮司的生命早已经成为点亮她黑夜的太阳,就算是为了亮司,她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因为,有时候,活人往往要背负更多。

《白夜行》的电影版已经改得很美好了,在雪穗新开的R&y(亮司和雪穗的罗马音首字母)的楼顶,葉原对亮司说过“我记得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就想和你谈谈,你必须受到制裁,但是我真的很想和你好好说说话,就像,就像父亲和儿子一样!”然后亮司绽出了孩子一般的笑容,那是整部电影里他唯一一个笑过的镜头,接着亮司说了句“一切都是我做的!”然后便从楼顶跳下。

虽然电影里雪穗依旧是头也没有回,但是我突然觉得也许这样是对亮司最好的结局了,在临时之前,他可以为了雪穗揽下一切责任,也可以得到来自那位刑警大叔父亲般的关怀。因为父亲这个词,离亮司太远了。

看完整个《白夜行》,可能会感到很绝望,但是其中的温暖却更能打动我。有人说雪穗太过黑暗,为了自己被顺利收养,可以十一岁就弑母;为了自己的声誉,可以让亮司去拍了她同学的裸照;为了嫁入豪门可以去害了自己的女友;也可以因为想要摆脱侦探的追踪让亮司去杀了侦探;也可以为了对付不听话的继女让亮司强奸了刚刚中学的美佳……这只是雪穗的冰山一角。然而就算雪穗满身的罪孽,亮司也从来没有让雪穗手上沾一点血,我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这两个在无尽黑夜里的年轻人。

当雪穗九岁被迫卖淫的时候,她的黑夜已经开始,而十一岁的时候,亮司为她背负了弑父罪行时,亮司已经成为了雪穗黑夜里最亮的太阳。

其实想想我们每个人心底里都有一个雪穗,在经历各种欺凌不幸之后,渴望变富变强,以绝对的优势去报复那些给我们带来痛苦的人;可是我们不是雪穗,我们没有桐原亮司。

雪穗,你走了一场已经足够幸运的白夜行。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