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戏装山河》

书名:《戏装山河》

作者:君子在野

评分:4.5/5

标签:民国/BL/戏子vs军阀/特务/HE

简介:莫青荷是名动京城的角,沈培楠是国民党的重要将领。一次从南京到北京的出差,沈培楠看上了这个戏子,强掳了莫青荷。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小小戏子竟然是特意送上门的中共特务。莫青荷背负着师哥的爱恋和誓言,为了信仰潜伏在沈培楠身边,偷取情报。几次三番差点暴露,一番番凶险地变故之下,青荷竟然假戏真做,真心托付….

书评:

民国时期就是大坑,因为就算在一起了,之后还有内战,内战胜利了还有文革,总之,谁要是生在民国,就一生痛苦。之前听过一个广播剧,《一拜天地》, 差不多就是这个BE的套路,难过。本文虽然HE,但是充满了理想主义、个人主义,总之完全是瞎说的HE。

本文难能可贵之处就在于对党那段历史的审视,并不是一味地政治正确。青荷之流的三教九流之人,甚至还不懂得什么是民族大义就被鼓动起来加入了“信仰”,为党不顾一切。这份单纯虽然包含着一腔爱国热情,却从侧面反映出他们的盲目性。认识沈培楠之后,刚开始,青荷把他当做恶霸军阀,站在对立面上看他。但是逐渐深入了解,却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只有慷慨激昂这一条救国之路。总有人要委曲求全,和各路势力虚与委蛇。

莫青荷的师哥莫柳初十个非常耐看的人物。这个人之前,作为青荷的上线,把爱恋的师弟送进虎口,满口为了信仰,遵从组织。在青荷接触到沈培楠之前,他是柳初的附属品,对他言听计从,盲目崇拜。柳初最初是书读傻了,各种“帕拉图”的恋爱。然后,师弟逐步变心、有了自己对信仰的理解的时候,柳初:“为什么他能上你,我不能?”比较扭曲,也很可怜。紧接着巨大的转折点是日本人抓住了柳初,用师弟威胁他,折磨他。最后反正是注射了毒品,但是柳初还是没有出卖青荷。这种时候,师弟青荷却在和沈培楠谈恋爱。这就….很悲惨了,头上绿成大草原了。

感情真的有先来后到么?

后来再次相遇的时候,青荷见到师哥竟然是个吸毒的消息贩子,什么消息都卖,没有立场,钱很多,人也很扭曲。柳初的说法是,他算是看明白了,当初要不是自己没钱没势,青荷也不会跟了沈培楠而不选他。

这就,很尴尬了。我觉得还有人品家世的问题。不深究了,我觉得,唔….反正配角真的是可怜啊。

另一个配角,青荷的师弟杭云央也是个有看点的地方。他和陈宗义的感情,后来因为陈宗义卖了南京,南京大屠杀之后,云央亲手是杀了陈宗义。家国爱恨在战争面前的无力和苍白,非常震撼。在政治的幕后翻云覆雨的那些手从来都不会亲自投身到这场漩涡中,他们盘踞高位,搅动局势,蛊惑人心。大敌当前,很多有钱有势的人选择了投敌,这很真实。人民从来都不是什么力量,柔弱、卑贱,就像是一盘散沙,为了生存下去,总是倒向胜利的一方。

主角方面。非常好看吧。青荷怎么逐渐转变思想,开始欣赏沈培楠的,很有看点。还有几次情报传递,差点被抓到,也超级好看。还有青荷内心斗争也很有看点,爱上了敌对政治的人。

之后国共合作那边开始有点扯。HE就更扯了,两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喵喵喵?


分享一些片段:

      说罢凝神看着沈培楠的脸,“其实将军不笑,看着也不真。”
沈培楠的表情一变:“你说什么是真?”
想笑的时候笑,想哭的时候哭,心若赤子,就是真。伶人不想笑时也要摆出笑脸讨人欢喜,是假;将军难受时不能哭,把泪留到戏里,这更是假。
沈培楠不说话了,微微一闭眼睛,仿佛在认真忖度莫青荷的话。

这是主角两人初识。

     第一个人朝他狠狠啐了一口,他抬起袖子来挡,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人群像一只有力的大手,无数穿着布衫的人影将他搓着捏着,连骨头都碾成了渣。
莫青荷放弃了反抗,他躲在肘弯的黑暗里,第一次发现人可怕,这群他拼了命也要保护的人可怕,烟瘾和恶疾缠身,激进、野蛮,张开血盆大口,像是要吃了他
这是莫青荷在街上被自己所要保护的“人民”欺凌,然后渐渐开悟,原来人民就是这样的人。
      莫青荷不知道他又演哪一出,但两人经过多日配合,合作演戏的工夫已经炉火纯青,因此想都不想,借着相片事件的余威,亲昵的挽着沈培楠的胳膊,对大家道:“他没有别的事,只是我想他了。
这个“想”字拖得格外慢而暧昧,众人拿眼睛一扫,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挂着满脸坏笑,一个推一个要往外走。
写的比较有意思的情节。大家吃饭留沈培楠参加保留节目,莫青荷帮他挡了一下。
        翻一会儿,感觉内容晦涩难懂,就抬头看一看游行队伍,发一会儿呆,接着低头继续读书。
他忽然觉得好笑,心想若放在半年之前,若自己有机会跟这些北平学生穿一样的学生装,走在同一条队伍里,他一定会激动的透不过气,然而现在,他在刀刃上走过一回,经历了种种生死存亡与民族大义的抉择后,这种狂热而短暂的激情已经完全不能撼动他了。
这仿佛是他与沈培楠为国家前途数次争吵中学会的东西,有些人命好,可以光荣的为民族呐喊助威,有些人则必须隐忍,一边保全自身,一边在暗中积蓄力量,等待最致命的一击。
他与沈培楠虽说处于不同的党派,对这一点却都贯彻不误。
对游行有了新的认知
        “吃你的吧,免得填不饱肚子,半夜又爬起来嚷嚷着要夹心面包吃。”沈培楠瞪他一眼,却单手撑着桌案,俯身去闻水玉芳鬓间的香气,笑道:“你什么时候登台?我很乐意捧一捧你。
        说着从钱夹掏出一张钞票,卷成香烟般细长的筒子,单手解了水玉芳旗袍的一颗盘扣,将钞票筒子在她颈侧一敲,卡在衣料和白腻的颈子之间。水玉芳斜了他一眼,道:“怎么见面就动手动脚的,你们家的人就学不会规矩。”但却伸手将钞票捏了,眼里含着笑意。
沈培楠说的话很有年代的味道。动作描写奢华,一连串的动作,纨绔军阀写活了。水玉芳的行为也很耐看。这点描写很精彩。
        莫青荷忽然从床上蹦起来,发了疯似的去翻皮箱,从里面找出一套虹霓关的戏衣头脸,将油彩在桌上依次摆开。他总随身带着一套戏装,从前是为了应付老爷太太们心血来潮的邀请,现在则是为寻找一处休憩的场所,他慌张的装扮,一件件脱了西装,换上水衣,勾脸,贴片子,将一张脸皮紧紧绷起来。
       他要快些藏起来,藏进古老的过去和不堪回首的童年里,他要躲开所谓的西方和东洋,躲开政治和阶级,躲开战争,运动和主义的侵扰,像那些四九城里被民主共和的口号和日渐逼进的日本人弄得无所适从的百姓一样,躲进一个纯粹的中国,一个属于才子佳人和帝王将相的粉艳世界里去。
他迫切需要这样的一个世界,一个能够掌控自己的身体和灵魂的世界,他要做命运的主人。
有点程蝶衣的味道。
      见那人不动弹,他推门进去,惊得一下子屏住呼吸,怀疑自己走进了一场梦里。
那古装美人靠着栏杆发呆,全身被月光浸了个透,一身白绸衣,天蓝和鹅黄绣成细密线条,再组成规整的团纹和盘扣,是真正的中国衣裳,外国布料总是大片大片染色,远看热闹,但经不起推敲。只有中国刺绣,望去是一片清爽的白,走近了才发现飞针走线,每一条龙的指爪和一朵花的花蕊都细致入微。全身都是白,鬓边两条素白绫罗一直垂到胸口,在头顶紧紧扎为一处,牵连一朵大而蓬松的天蓝绸花,白绒球颤巍巍的围着它。
人素净的近乎一只刚剥的菱角,脸颊的两片水红胭脂就格外娇艳,夹着修挺的琼鼻,一直扫进鬓里。扮的是女子,但身量更高,肩更宽,鼻挺唇薄,眼神干净,他微向前倾着身子,后背笔直,一只脚尖轻轻磕着地面,摆出男子思考时常用的姿势。直来直去的线条有一种欲拒还迎的冷清媚态,若拥在怀里,想必又是暖热而结实的,像一段纯洁的艳情小说
      一缕淡蓝烟雾笼罩着那沉默的古装美人,沈培楠看了一会儿,走上前夺了他手里的香烟,低声道:“你就不跟我学一点好。”
这两段人物描写相当好。
莫青荷想,他们需要这样的力量,需要一个新的信念,无论它是对是错,是善良或罪恶,是不是空头支票。生活越痛苦,人们的心越是挣扎,这种信念就越发强大,最终将以摧枯拉朽、雷霆万钧之气概将一切焚毁,国民不需要思考,也没有能力思考,国民不需要表达感情,生活也已不允许他们表达感情,他们只想张开双手,满怀虚无缥缈的憧憬,迎接一场浩荡变革的到来。
算是对共产主义的评价吧,比较中性,不好不坏。

莫青荷惊诧地转过脸,把视线投向杭云央,他看见小师弟俏丽的瓜子脸已然满是泪水,一双杏眼如同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水井,他紧紧握住手里的枪,迷恋而痛苦地凝视着在巷口徘徊的焦急身影,胸膛急剧起伏,好似有无数温情的话语要喷薄而出,但他的嘴唇却抿在一处,就如同他们接到任务时曾经发下的誓言:从今往后,你将永远保持缄默。

这段非常棒,云央要去杀他的爱人,卖了南京的爱人。矛盾的心情跃然纸上。
         他站得笔直,还保留着戏台子上的习惯,但身体过于瘦削,肩膀成了一个“一”字,西装好像穿在一个纸扎的架子上。见莫青荷眼露疑窦,莫柳初苦笑道:“你就是不相信,无论师兄做什么,总不会是要害你。”
“去年的事,师兄很抱歉……”
他的话没说完,莫青荷匆匆往前一步,像小时候一样撞进了莫柳初怀里,他心疼地抱着那薄如纸片的身子,呢喃道:“你别说了,我明白。”
莫柳初的身影消失在街角,莫青荷站在一盏街灯下静静的看,胸口呼出的气息滚烫,眼睛却是干燥的,他想,究竟要经历多少离别,一个人才能走完他的一生。
心疼师哥。

共有 4 条评论

狡猾的小猫咪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