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今天是母校120周年的生日,行文之前还是献上这与文无关的祝福。
人人总是被这场生日宴所刷屏,但是其中人们情绪千差万别,找寻的东西也如参商。
但总之,是热闹的。
闹腾腾的喜气像是中国人的初愿,烟雾缭绕之下,盛世欢歌。
但笔者偏偏是个喜欢冷清的人,清冷冷的心境,微凉所以不头脑发昏。
弃捐末复道所谓枯荣,为了那真真实实的3年,还是遥寄挂念。


说到,生日。
笔者是个不喜欢过生日的,太多矫情于一日,显得臃肿不堪。
生日不过是个岁月行驰里,人为认为可以停下的一刹那。
人不过想给自己的过往一个答复,给明日挂个虚无的旗帜。
说是母亲的受难日,收起你那文艺青年的装腔作势后,看看真情尚有?

但是,这么说未必太过冷酷。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稍作停顿,也无可厚非吧,虽然意义缺缺。
但是,至少,无可厚非吧。

我并不认为生命有什么不可承受,只觉得人难免跌倒太早。
生日的蜡烛点亮,点燃的是一晚开心,这样就够了。
但是,第二天还记得昨日心绪,未免太傻。
生日许愿是欲望的出口,让你能无所顾忌地真诚,但是,真诚并非真实。

生日蜡烛就像马克笔,读书的时候,也没见划一个记号也要感叹书又看了一页,好伤感之类的神经兮兮。

所有的特殊都是人为设定的,包括一个日子的意义。
笔者的性格所致,但是仍觉得这样没有人情味。

最后,说两句,颇情分连连的话。

祝博主生日快乐,抱歉十一不能回去。

共有 3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