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一程,水一程

最近有个物理系的朋友毕业归国。其实归国是“被归国”。在欧洲和日本都找到了不错的实验室做博后,奈何国外有推荐信的传统。我这个朋友和老师不和,老师几封“推荐信”递出去以后彻底成了“夺命信”。只能回国做博后了。我一方面觉得他的老师实在过分,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感慨,做什么都需要些气运。况且此消彼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这几年见了不少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或者是认识的人,和自己老师闹得很不愉快。抑郁症是最常见的,自杀也是有的,联名和老师法庭相见有的,转实验室延期也是个出路,或者是中退不读了。深深感觉能够安安稳稳拿到博士学位的已经是极其幸运,更不敢谈什么入学时候做科研的雄心壮志。走科研这条道路其实和其他千万条并没有很大的差别,都是既需要一些本事,更需要气运。人是很难实现自己的想法的,不论是为了做什么。在这样混乱的人世间,只能尽量根据周围条件判断,趋利避害,至于更远的未来,就不是个人能把握了。

适逢三月毕业季,受病毒影响,这次国际间的航班也很麻烦。走了的同学,有的在起飞降落都被卡了五六个小时,有的各种航班取消换票,很不容易。此去山长水远,大部分“再见”都是当时只道寻常,回头想想竟然全是诀别。但是又如何呢?毕竟即使再见面也没有什么可说的。

共有 13 条评论

  1. 最后一句话很有共鸣。人生如白驹过隙,朋友如过江之鲫,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不变的友情,君子之交淡如水便是了。最后一句其实不需要划掉,因为确实如此。

  2. 很有共鸣呢….我和导师关系改善了很多,和国内那个是彻底决裂了。现在回头想想,人品好的导师最重要,其次才是科研。毕竟博士硕士终究是个教育,是学生交了学费去获得的教育服务,而不是当免费工具人(国内高等教育呵呵了)。

  3. 是这样吗?做科研和别的事情也没什么不同吗。在我的想象里做科研像是个纯粹、不需要考虑别人想法而又对世界本质能有更深了解的事。纯粹而具有实际意义上的实用性。我总觉得像个很不错的差事,如果在未来能够有机会我也想试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