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学日语

突然就想写写自己自学日语的事情。

早些时候,对大学是充满了幻想的,觉得大把大把的时间,还有大把的外国人就要出现在我生活里面了,我当时在纠结的事情是:学德语还是学法语呢?

现在想起来甚为二。这里,二,是个形容词。

打听了,外院是不让旁听的,自然也是不准将其作为二专的。不教我的话,我自己学呗。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实行起来,踌躇了半天,竟然还是选择了日语,最最容易的一门二外。

家乡有个中日友谊梅樱园,门口有块日文的碑。小学的班主任带我们去春游的时候,别的老师就起哄:张老师不是在自学日语么?翻译石碑给我们听听,老师当时捋了捋头发,那时她还年轻,脸都红了,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了平假名。至于什么意思,她红着脸说只会读。背景是满山的樱花如雨落下,背景是无声的,流淌出淡淡的粉红色。

真正对日语的兴趣,其实还是来源于zriddle吧。她小时候去过日本,作为友谊使者,去她家的时候看到了很多好东西,还有和日本小朋友的信件。于是就产生了不可遏止的向往之情。当时背了五十音图,只是能念出来,每每想起了张老师那时候的样子,特别好看,她就在满山的粉红中做了前景,并且连这前景也是娇羞的粉红色:我只会读,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些旖旎的回忆在我真正开始学习日语的时候,变成了鲜明的对比。并不算太好学。我是用的是《中日交流标准日本语》这样一套教材。注册了沪江网,却没有怎么上去过,日语系的人住在二区,走几步就到了,沪江网什么的反而显得鸡肋了。

开始的时候,总是记不住怎么写,或者看见了不记得怎么念,然后就频频翻到五十音图,累得够呛。我问X先生,他说想学就学吧。我问小郭,也是同样的答案。而周围的同学都觉得我挺搞笑的,四级还没有过,学什么日语,都劝我大二再说。纠结了很久,还是忍不住一点点的学起来了。入门总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到了动词那里就迷糊了,再加上社会工作很多,我搁置了一个月,搁置的理由是:算了,大二再说吧,一样的。

就像所有自学者一样,反正没有人管我,反正同学也不支持我学,发证这套书只是三十几块。插进书架,没有任何损失。

总还是不放心把。还是想的。

以前上物理竞赛的时候,我停过一个月。不想学了,当时上竞赛的人还很多,离开的人还很多,我走了也没有人管我。但是一个月之后,我自己又回去了,我觉得我丢不下,我需要,真的需要,就是想,晚上写作业的时候不会轻松,因为我想,真的还想继续学物理。好爷说坚持是很重要的事情,特别重要。

这一次,是一样的情感。同样还是暂停一个月。我又开始学日语了。

还是因为我很想,我真的需要,某种力量,仿佛预感到离开这个学校就在也没有机会学习另外一门语言,而我内心又是多么渴望不要字幕看懂动漫,多么渴望像落落一样一个人溜到日本去一次,就一次。即使不是这些原因,我也想要多懂一门语言,也会给我以后造就更多的机会。因为,多懂一门语言,就多了一个国度的钥匙,不是么?

然后就觉得,要逼自己。人都是逼出来的。

新日本语能力测试,全球通用的证书,一共5级。得到社会普遍认可的只有最高级别N1,大多数自学者考到N2已经很不容易。我选择从N4开始考,一级一级往上考,很多人都说N4有什么好考的,都会全部学好了从N2开始考。但是一年两次的考试,我都要参加,因为我想逼自己,每半年进一个级别,并且不要浪费自己的钱,真的把证书考回来。

7月1日,我就要参加N4的考试了。内心还是十分惶恐的,最起码听力就很囧,听得太少了。语法背了好多,单词背了就忘,和英语没什么差别,都是语言。挤出一点点时间看日语的时候,会有同学在旁边笑嘻嘻的说:呀,在学日语啊,都会说些什么呀?这样半是怀疑半是玩笑的话,我总是用“不要啊”或者“好害羞啊”之类的日语开个玩笑搪塞一下。也不是很想辩解自己懂了多少,心里真正让我紧张的还是考试吧,至于别人怎么说,好像都可以那样色迷迷的说一句“やめて”(不要啊)混过去了。

所以,还是想要说:加油啊!

—————–致奋斗在一线的自学者

共有 7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