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雨

最近连日阴雨,很少有不下的时候,下大了就只能用贫乏的词汇“倾盆大雨”描述。以前每次下雨前,各种关节骨头里面就好像要裂开了一样,疼的睡不着。给我看病的老中医说我“湿气重”。我也知道自己是肉吃多了,还只喜欢吃肉。最近一个月不怎么吃肉,偶尔跑步,现在梅雨季,即使整个城都好像被淹了,膝盖也没疼过一次。

总结:少吃肉。

雨下的多,绣球花就开的特别好。一晒太阳,它就枯了。绣球花的这种特性,引发了狂热景观“水中花”。茨城県桜川市的楽法寺(雨引観音)每年都会举办“水中花”的景观,在FB上看到有人转发(如图),还挺梦幻的。其实这样的雨天哪里也不想去,在家里看看照片就满足了。ajisai

身边的绣球花也挺好看的,品种多样。下着雨,一边要夹着伞,一边还要掏手机拍也是不容易。

但是每天都下雨就很讨厌,如果有车就不会有这种烦恼。对于没有车又要上班的,不管是骑自行车还是走路,身上总要湿的。走路的话,鞋子就肯定湿了。天天下雨的日子让我想起大学在福州的时候,每天下午一场大雨,然后太阳再晒干,总是湿热湿热的。人jio一双人字拖,教室、图书馆居然通行无阻,也是福州奇观。那几年的经验:下雨这种事,堵不如疏。

来了日本,就很不方便拖鞋。或者说仅限于过了淡路站的大阪。市里穿什么的都有,什么人也都有。但是一过淡路站,规矩就特别多:衣服鞋子颜色不能太扎眼,样式不能太奇怪,连表情都不能多一个。穿拖鞋上街简直不可想象,哪怕穿着湿透了的运动鞋也是绝对不能穿拖鞋的。短裤也是不能短裤的,裙子都要过膝盖,不要问我为什么…讲究呗。

前段时间某个周六去老师家上琴课,下雨了。现在的老师比我小三岁,是大阪音乐大学毕业的女孩子,家住附近的别墅。我骑车过去大概二十分钟。下雨,只好走路过去,鞋子都湿了,也挺狼狈。离开的时候,还没走出街口,老师穿着家里的拖鞋,打了伞,急急忙忙追我出来,说让我等等,她不会开车,但是可以叫她爸爸开车,一起送我回家。上周六,又是一副要下雨的样子,老师给我发消息,说要不要她和她爸开车来我家附近的超市等我,接我去上课。我看了很感动也很惶恐,毕竟一节课折人民币两百块(买件普通的T恤的钱),还要人家兴师动众开车来接我,很不好意思,遂拒绝了。

突然发现,原来每个家里不管是电瓶车还是汽车,爸爸总是担任“用车送一下”这种角色。我的老师人很心善,爸爸也挺好。我居住的周围街区大部分人都很好,素质非常高。实际上我在日本所见,也并非都如此,穷苦混乱的地区又是另一番鱼龙混杂的光景。不禁想起电影《寄生虫》里的话,有钱人善良,是因为钱是熨斗,能熨平生活的一切褶皱么?

共有 17 条评论

  1. 花好漂亮~
    下雨天穿鞋真的,我有一次穿了双黑色的一字带,遇到大雨,回到家脱了鞋,一晃眼以为鞋还留在脚上 :cry:
    后来买了双melissa塑料鞋,雨天就穿他=、=

    有车下雨天也很烦,每天纠结于洗车还是不洗车哈哈哈

  2. 有钱人善良,是因为钱是熨斗,能熨平生活的一切褶皱么?
    的确是这么一个问题,但也不见得各国都一样。相反,另一个问题是,尤其对于中国,为什么大家一开始被消灭了阶级性,但是从改革开放开始有的人变成有钱人了,有的人依旧穷而且试图享受“我弱我有理”的特权。既然可以问有钱人为什么,那为什么不能问穷人为什么呢?有时候地区差异真的很有意思,我在研究室的一个同学(中国人)在研究室弄台自己的路由器然后用WiFi去和新生要好处,也见过几个日本人遇事就赶紧撇清关系,还有那些键盘侠。永远都说是大城市喧闹,但是小城市因为相对宁静,恶就不存在吗?岁月宁静不一定美好,谁知道为什么宁静呢(暗示某些来自小城市/深渊的人)
    实际上,我觉得最大的不善良就是强迫人知足,困于小镇吧…..换在日本,这种“恶”也依旧大行其道

    1. 虽然跟评论无关,但我想问:你认识大島義文先生么?他和我老板是朋友。
      “日本人遇事就赶紧撇清关系”典型日是傻逼,我们实验室也挺多。中国人坑中国人也挺多,但和日本人的行为不太一样。我觉得哪里都有坏人,但是希望在一个好人浓度高一点的地方…..

      1. 上过大島義文先生的课,对他印象挺好的….虽然我觉得我们研并没有坏人,但是所有人都有很特立独行的个性,相处起来也奇奇怪怪的。不过我觉得国内的好人浓度是越来越低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